阿朗嬸是我家最近的鄰居,我們家住的是散居的村落,所謂的鄰居,其實距離都在幾百公尺外,只有阿朗嬸離我家是四、五十公尺的。 
     提到阿朗嬸,我們家人心中都有痛,卻幫不上什麼忙!幾次災後,看她兒子沒有回來,怕她沒有東西吃要送給她,她怎樣也不要,就連她的親弟弟要給她都被拒絕。平常,都是她的小兒子在照料,他會請村子裡的商店固定送吃的東西,他回來再結帳付錢。
阿朗嬸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跟外界打交道,就連她的兒女都很少回來看她。她有個小女兒跟小妹同齡,既聾又啞,去讀過啟聰學校,後來,同學來找她也會被阿朗嬸罵。以前,就是每次看她在我家,她也會把他抓回去臭罵一頓,後來她也不怎麼來了,我們通常都只能偷偷打個招呼。
小時候,我們兩家的孩子都玩在一起,長大後,他們回家總要不讓阿朗嬸看到,偷偷跑到我家來說話,問候一下。孩子長大外出後,阿朗嬸的狀況越差,就跟她娘家的弟弟一樣,照現在的醫學看來,她是典型憂鬱症、躁鬱症的患者,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症,有時候還會聽見她跟死去的祖先對話。
阿朗叔在幾年前肝癌往生(去世)了,他的晚年也是悲苦的,路上遇到載送他,每次都只能在距離他家幾十公尺外下車,因為他怕我們家又遭殃。
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早上,我跟媽媽坐在大弟開的搬運車,從阿朗嬸家旁邊過去時,媽媽無緣無故被她用竹子從後腦打下去。其實那一棍是媽媽替我擋的,當時媽媽看到很長的竹篙揮過來,她用手把我的頭往前壓,結果打到她自己。
不是一棍就算了,要揮第二次時被我的手檔了,大弟跳下車搶下竹篙,她則是拳打腳踢的,我跟大弟差點抱不住她那肥壯的身軀。那次媽媽住了院,還鬧到調節委員會解決。
阿朗嬸也砸壞過幾百公尺外的鄰居屋頂,阿朗叔只能在她後面賠償人家的損失。除了對別人,也拆自己家的房子。這是我懂事後,他們的第二棟房子,她總是疑神疑鬼,說這房子不好,又蓋回之前茅草屋的地點,把這棟磚造屋拆掉。
發生一連串的事情之後,阿朗叔話更少了,也改變了許多,每天喝個爛醉回來。有一次下大雨,他倒在距離他家兩百多公尺外的路上,我跟弟弟們去勸了他半天才送他回家,也是送到五、六十公尺的地方,他要我們先走。
那天,他倒在地上向我們陪不是,原來所有的事都放在他心裡。包括阿朗嬸以前來打阿嬤(奶奶)的事,打媽媽的事,罵我們的事,阿朗叔都告訴我們,請求我們原諒。其實我們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遠離阿朗嬸而已。
那次後不久,聽說阿朗叔去住院,看他健康走下坡,阿朗嬸那張罵人的嘴沒停過,孩子把阿朗叔接去住。病重彌留時回來,阿朗嬸不讓他住,聽他哀嚎一天後,孩子又把他送出去,不久他就離開這個人間。
記得我小學二、三年級時,阿朗嬸會跑到我家打阿嬤(奶奶),當時阿嬤腳不方便,她拿著棍子一進門就打下去,後來爸爸、叔叔要我保護阿嬤,媽媽告訴我對付瘋子就是拿掃把趕她,我沒有這麼做,看到她來,只會喊她的孩子拉她回去。
        阿朗嬸是我家最近的鄰居,我家住的是散居的村落,所謂鄰居的距離都在幾百公尺外,只有阿朗嬸距離我家是四、五十公尺的。
提到阿朗嬸,我們家人心中都有痛,卻幫不上什麼忙!幾次災後,看她兒子沒有回來,怕她沒東西吃要送給她吃,她怎樣也不要,就連她的親弟弟要給她都被拒絕。平常,她的小兒子會請商店固定送吃的東西,他回來再結帳付錢。
她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跟外界打交道,就連兒女都很少回來看她。她有個小女兒跟小妹同齡,既聾又啞,去讀過啟聰學校,後來,同學來找她也會被阿朗嬸罵,就是每次看她在我家,她也會把他抓回去臭罵一頓。
小時候,我們兩家的孩子都玩在一起,長大後,他們回家總要不讓阿朗嬸看到,偷偷跑到我家來說話,問候一下。孩子長大外出後,阿朗嬸的狀況越差,就跟她娘家的弟弟一樣,照現在的醫學看來,她是典型憂鬱症、躁鬱症的患者,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症,有時候還會聽見她跟死去的祖先對話。
阿朗叔在幾年前肝癌往生(去世)了,他的晚年也是悲苦的,路上遇到載送他,每次都只能在距離他家幾十公尺外下車,因為他怕我們家又遭殃。
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早上,我跟媽媽坐在大弟開的搬運車,從阿朗嬸家旁邊過去時,媽媽無緣無故被她用竹子從後腦打下去。其實那一棍是媽媽替我擋的,當時媽媽看到很長的竹篙揮過來,她用手把我的頭往前壓,結果打到她自己。
不是一棍就算了,要揮第二次時被我的手檔了,大弟跳下車搶下竹篙,她則是拳打腳踢的,我跟大弟差點抱不住她那肥壯的身軀。那次媽媽住了院,還鬧到調節委員會解決。
阿朗嬸也砸壞過幾百公尺外的鄰居屋頂,阿朗叔只能在她後面賠償人家的損失。除了對別人,也拆自己家的房子。這是我懂事後,他們的第二棟房子,她總是疑神疑鬼,說這房子不好,又蓋回之前茅草屋的地點,把這棟磚造屋拆掉。
發生一連串的事情之後,阿朗叔話更少了,也改變了許多,每天喝個爛醉回來。有一次下大雨,他倒在距離他家兩百多公尺外的路上,我跟弟弟們去勸了他半天才送他回家,也是送到五、六十公尺的地方,他要我們先走。
那天,他倒在地上向我們陪不是,原來所有的事都放在他心裡。包括阿朗嬸以前來打阿嬤(奶奶)的事,打媽媽的事,罵我們的事,阿朗叔都告訴我們,請求我們原諒。其實我們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遠離阿朗嬸而已。
那次後不久,聽說阿朗叔去住院,看他健康走下坡,阿朗嬸那張罵人的嘴沒停過,孩子把阿朗叔接去住。病重彌留時回來,阿朗嬸不讓他住,聽他哀嚎一天後,孩子又把他送出去,不久他就離開這個人間。
記得我小學二、三年級時,阿朗嬸會跑到我家打阿嬤(奶奶),當時阿嬤腳不方便,她拿著棍子一進門就打下去,後來爸爸、叔叔要我保護阿嬤,媽媽告訴我對付瘋子就是拿掃把趕她,我沒有這麼做,看到她來,只會喊她的孩子拉她回去。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