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嬸一早又在跟她死去的祖先說話。這樣自言自語的情形,已經不再像往常那麼的頻繁,媽媽說這樣的情形大約會發生在十五左右(月圓前後)。
       不用害怕是否有鬼魂附身,最大原因還是出在她心理的問題,是精神分裂的現象。
        阿朗嬸有三個女兒,兩個兒子,大女兒跟二女兒嫁人了,兒子們都在外面打拼事業,只有那個聾啞的小女兒跟她住。
        自從阿朗叔死了以後,女兒跟大兒子一年看不到一次,我想他們心裡有很大的傷痛,這個媽媽對他們的傷害不小。
        阿朗叔死後那陣子,阿朗嬸對屋前那片樹林的破壞讓林務單位頭痛。
        她精神不正常的時候,不只林務管理單位的職員怕她,連警察都怕她,將她提送法律制裁也沒有用,我們說連法律也無法對瘋了的人怎麼樣。
        還好是只要你不先去惹她,不會再發生隨便傷人的事。
        只是那片土地要再造林,剛種下去的樹苗,第二天又被拔了,種了好幾次都沒有存活,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由孩子們負責處理。
        阿朗嬸的小兒子(有事都是他負責),連同警察把她送去醫院,那時,小兒子工作太過勞累,自己的健康也出現問題。
        我們事後才知道他生病的事,難怪那陣子連常常送糧食、日用品回來的太太都沒出現。
        住院一段時間後,聽說幾個孩子商量把她送去療養院,費用由幾個孩子一起分攤,小女兒就跟著她的小兒子住。
        我們都覺得這樣的安排也好,不然全由小兒子負擔太重,難怪他要拼命的賺錢,跟老婆各負責一家機車行,差點賠上一條命。
        這樣的日子並不長,她住的療養院離大兒子近,不知為何?最後大兒子放她出來,又把她送回家,小女兒也跟著回來。
        那次看她回到村子的家,遠遠乍看讓人難過,原來肥胖身軀的她瘦得不成樣子,走起路來沒有力氣,背也駝了下來。當時以為她也不久人世,就連她的小女兒聽說也在那一陣子住了醫院,聽起來讓人無奈又難過。
        阿朗嬸回來一陣子後,健康狀況恢復了許多。媽媽看到這樣子,還說看這情形還是讓回來這裡住好。
        雖然有時候,她會把我家跟她家交界的那塊地當成是她家的,還把幾棵李樹砍掉。當然那片林地至今還是沒有一棵樹,每種一棵就被拔掉。她在這個地方種地瓜和青菜,這就是她每天的生活。 
                                             … 待續 …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