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從聽故事、看故事中體察生命,在讀他人的故事過程中,讓自己的心更柔軟。或許跟自己住在重複受災的地區有關,常常看見他人無奈的生命,我不喜歡用「同情」與「悲慘」的字眼,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是要被肯定的,我們無權用這樣的字眼形容,這是站在高處看的藐視心態。不管是怎樣的生命歷程,都是值得敬重的,小人物說出來的話會是人生真正的哲理,這就是人生。


這就是一生!這就是一生!

李常生  Taipei  10/31/2007  
2007/10/31 16:29 

        大約是1996年吧,我在苗栗東邊山區,替地方政府研究一個城鄉風貌規劃的案子(大陸稱項目),我開車開到山裡頭,路愈來愈窄,碰到一個丁字路口,我又迷了路,路太窄,汽車也沒有辦法回轉。剛巧旁邊有座農家,我就去問路,是一座老舊的四合院,面前有個水井,四周種了許多菜,房子邊上還種了客家人愛種的桂圓、桂花與九重葛。一位老先生出來問我什麼事,我感謝這位老先生會說國語,我說明來意,並問清楚道路以後,準備離開,老先生說,時間已過午了,家裡正在用餐,叫我進去一齊用餐,我推辭了一下,老先生很是誠意,我就只好將車倒向他們的院子裡,懷著感激的心留下來用餐。
        進了屋,我看有一位老太太坐在餐桌旁正準備用餐,還有一位約莫近二十歲的小姐正在盛飯。老先生姓王,另一位為王老 太太。 王老 先生說,大姑娘是他們的小女兒,叫雅妹,有點傻,從小沒法上學,就跟著他們在家種田,小女兒還喜歡養幾隻大鵝。
        我在用餐的時候,注意到兩老夫妻都非常的親切,也談到還有一個兒子已結婚,在三義那邊居住與工作。我也一直注意到雅妹的一舉一動,她不講話,只會對著我傻笑。雅妹搶著幾口,就把飯吃完,說一聲我聽不太清楚的話,好像是說:「我去餵鵝了。」就匆匆跑出去了。我又與王老 先生夫婦聊了一些話,我知道他們家已在這裡住了好幾代。也習慣了山裡不方便的交通,但 劉老 太太還一直說著:「這裡的空氣好!」
        吃完飯,我謝過了兩位老人家,出門的時候,我看見雅妹,一邊餵著那幾隻鵝吃東西,一邊還撫摸著大鵝的羽毛,一邊還唱著我不太懂的歌曲。
        為了執行那個政府的規劃案,我必須到苗栗好幾次,以後每次到苗栗,我都會開車到山裡頭,帶點禮物送給那一對老夫婦,順便聊一下天,幾次過後,也變成了朋友。每次我去,不是看到雅妹在菜園子裡頭在澆水,就是在餵她的大鵝,還唱著她的歌。王老 先生說,雅妹把大鵝當成了自己的兒女在養。
過了幾個月,苗栗的工作做完了,我就沒有再去了。
        到了1999年的時候,我開車從台北到台中去,路經苗栗,時間還多,我想到王老 先生一家人,我又開車從高速公路轉到山裡頭,到他們家去拜訪了一下,這次看著兩夫妻蒼老了許多,眼神也都失去了光亮,我沒有看到雅妹,也沒有看到那群大鵝。
        我好奇的問 王 先生,雅妹去那裡了? 王 先生與王 太太兩位老夫婦同時泛紅了眼睛, 王 先生颤抖的對我說:「雅妹死了,去年一次颱風天,鵝籠被颱風吹壞了,鵝都跑不見了,雅妹出去找那些鵝,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我們找了幾天也沒有找到,幾天以後鄉公所的人在後山挖土石流的時候,找到了雅妹,她懷裡還抱著一隻大鵝。」
        我頓時感覺到空氣凝固住了,生命好像停止在一個時間點裡,我想著那可愛的女孩,還沒有機會看到這個世界,她的這一生裡也只有老父母、這山、這老屋,還有那一群大鵝,活潑潑的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沾到生命的一點光彩,就被大風大雨給吞噬掉了。
        王老先生感嘆一聲,搖搖頭告訴我說:「這就是一生!這就是一生!」
        我的心也立時沉到了谷底,感覺到滿山滿谷的悽涼與悲蒼。
        2002年的時候,我又去王老先生家一次,那次看到房門是鎖著的,菜園子也荒廢了,農地上長滿了雜草,好像很久沒人住了。我開車開了一段路找到最近的鄰居問,鄰居告訴我,王老先生已過逝,王老太太現在住在三義的兒子家。
        我要了地址,到了三義,找到她兒子家,與他兒子說明來意,他帶我走進裡屋,看到王老 太太躺在床上,她還認得我,叫她媳婦倒茶給我喝,但是躺在床上,不容易起得來。她告訴我 王老 先生去年因為心臟病徒然過逝的,走的時候沒有什麼痛苦,真是好福氣。
        最後,我要走的時候, 王老 太太用兩隻手抓著我的手說:「這就是一生!這就是一生!」她的口氣與王老 先生的口氣一樣,也一樣的帶給我許久不敢言語的沉默。

 本文轉貼自
http://tw.myblog.yahoo.com/amyeddie43415444-amyeddie38013044/article?mid=35376&prev=-1&next=35373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