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情緒不太好,至於事情的細節,等明朗化搬上檯面後,再詳述經過。為了讓自己有好心情,先想些溫馨的事吧!
        自從有了改良的香甜,脆又好吃的芭樂後,童年時期的土芭樂漸漸被遺忘。
        幾年前假日到台中去讀書,傍晚回家的路上,經過南投南崗路時,常看見一輛賣土芭樂的小貨車,每次都會停下來買幾顆。其實那不是正宗的土芭樂,只因來自爸爸出生的故鄉,雖然是被改良過的,但是比起泰國芭樂,珍珠芭樂,多了點鄉土味。
        小時候家裡只有一棵「紅心土芭樂」,還是種在坡坎邊緣,那是我們童年最重要的水果。我家幾個兄弟姐妹都曾因為摘芭樂滾下山坡的芒草堆,二弟曾幾次從樹上直接摔下山坡,不是摔傷就是手肘脫臼。
        後來我們長大了,市面上也有了好吃的芭樂,為了不再讓人為了摘芭樂摔下山溝,主要也因為整地關係,那棵土芭樂被砍掉了。
        童年時,除了家裡那棵紅心土芭樂外,我們常去摘的就是外公家有棵黃心的土芭樂,那是種在外公老家(現在是二舅媽家)屋後上方的園子裡,每次都要打開外公家尾間屋後的門,爬上彎曲的山坡小徑,經過大石頭旁的瓊麻後就會看到。
        小時候,從有記憶開始,外婆就已經躺在床上,都是由外公在照顧,去探望外婆都會去摘芭樂。每次去看她,外婆不是在房間躺著,就是會在尾間的那間房間(外公家的房子是一條龍的建築,分隔成五間),每次跟她說完幾句話,外婆就會要我們爬上屋後的園子摘芭樂。 
        外公家的土芭樂也隨著時代消失,好多年來就這樣消失在生活裡。 
        前兩年,發現家裡的園子(小公園)長出芭樂來,今年生了好多,發現是土芭樂,不過都被蟲子叮了,很難找到一顆好的,有沒有得吃不重要,興奮的是那是紅心的。除此,在溫室蕃茄園路旁那棵土芭樂也開花結果,前兩個星期發現已經成熟,雖然也是被蟲子叮得很難找到一顆完好的,不過還是很興奮,因為那是棵黃心的土芭樂。 
        神奇的是這兩棵芭樂都是野生的,不知什麼時候自己長出來的。發現竟然是紅心、黃心的童年土芭樂,勾起童年許多的回憶。 
        至於這兩棵土芭樂的照片,就等我那天想到去拍照再放上來囉!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