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機會看到阿朗嬸的生活,一定很難想像她的生活是這樣的。
        她過著沒有電,沒有瓦斯爐、熱水器,唯一的現代化設備大概只剩下那間小小的沖水馬桶廁所了。
        大家可別誤會她窮到如此地步,這都是後來才這樣的。在她還沒被送進療養院(精神病院)前,她的小兒子還特地在廚房後蓋一間新式的衛浴設備,蓋好沒多久就被她拆掉了。那陣子每天聽到敲敲打打的聲音,仔細一瞧才知道她要敲毀這東西,就算要去阻止解救,可會被她咆哮的。
        在這之前,她已經把先前蓋的那棟新式磚造房子拆了兩間半,留下的一間房間是阿朗叔的弟弟的。當然他弟弟怎樣也不敢回來住,就是分到夾在我家屋後跟田園的那小塊地,後來也是我家以高價購買過來,他就這樣住到山地部落去。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阿朗嬸最先把瓦斯流理台拆掉,接下來是敲掉電視、冰箱,剪掉外接電源,電話線,最後連門都拆了,回歸原始野炊的生活。
        房子馬路旁的路燈也被她敲掉,不知是不是嫌這燈光礙眼,反正她從此早早入睡,回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代生活。後來幾經災害之後,尤其是她從療養院回來之後,每天看她摸黑過生活實在不忍,最後請鄉公所把原來路旁那盞路燈移到我家園子旁,也就正照在她家的院子。
        我想當年阿朗叔是受不了阿朗嬸那個樣子,才會每天買醉不回家。
        從此,阿朗嬸的生活更回歸自然,就是以前每兩天來一趟的肉商,感覺也漸漸少出現了,這表示她食肉的機率更少了。

           .......待續.......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