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車禍的後遺症又再度困擾著,右大腿髖骨(骨盆)就像氣象台,天氣轉變前會痛到掉眼淚,甚至影響到坐骨神經,那種酸痛的痛楚相對影響情緒。慶幸的是被撞出一個大肉球的左大腿,如今那顆鵝蛋大的肉球已經平復許多,而且,並沒有如當年醫生評估的情狀出現,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如以當時的車禍現場推斷,我的兩條大腿不是撞爛,也要骨折或斷裂!當他們好不容易把我從撞爛的車子救出去時,發現沒有大量流血,也算是奇蹟了。我想菩薩一定聽到我的心聲,沒有當場被撞死,讓我活下來,失去這兩條腿,那不也等於殘廢,這是我無法接受的,恐怕真的會不想活!

說到這裡,或許你會說跟我讀「去過天堂90分鐘」有何關係?表面上或許無關,但卻是有很大關聯!

當我看到書中作者Don Piper那部被撞個稀爛的車子時,那景象就跟我事後看到自己那部車的照片一樣。一個多月後去車廠要找出車子裡的東西,廠長不讓我去看,他說雖然被拉開過還是慘不忍賭,他自己去幫我找。即便我非常愛我那部車,卻是完全沒有辦法修理,對它的懷念也只能看被撞得稀爛的照片,才發現已經就像破銅爛鐵一般。

Don Piper的車是在橋上被十八輪的卡車迎面撞上,我的小車是在距離橋幾十公尺的地方被酒駕的砂石大卡車迎面撞來,當時的感覺,就像會從我的車頂壓過去一般。事後證實,如果不是我已閃到路旁,對方也警覺閃了一下,真的會是被整部車輾過去!

被撞擊之後,Don Piper隨即進入天堂九十分鐘,這是根據死亡九十分鐘的時間研判的。我則是看到自己的一生像電影一樣歷歷在眼前,不記得的童年往事,老房子的樣子,田園的景象全都浮現。這過程還看到強光直射而來,竟然一點也不刺眼,是那麼柔和、溫暖,心靈很平靜沒有痛苦。又隱約聽到遠方美妙的音樂聲,這是從來沒有聽過的美妙樂聲,我想不會是人間的樂音。

Don的小車被擠壓在橋的欄杆和卡車司機的座位間,我則是被壓縮在駕駛座上,我們的小車情形是一樣的,就像三明治一樣。剛從書上看到Don的車,就像看到自己被壓扁的小車。媽媽說,第二天早上經過事故現場,看到我的車好像突然縮水似的,她還說,感覺連車子都有靈性似的。

那之前,我的姑姑夢見我被撞到橋下,血肉模糊難以辨識,那時候她心裡才惦記著要我開車小心,還沒告訴我時車禍已經發生。急救的那天晚上,我就跟這本書的作者一樣,是躺在碎玻璃堆裡的,隱約可以聽見姑姑要求護理人員為我換了幾次床單。那時候,痛覺神經還在驚嚇中,還沒感覺會痛,第二天已是全身無法動彈,從腳往上全身黑紫一片,尤其兩條腿跟左手,沒有一處不瘀血。

那時候只能仰躺,稍微一動,被大力撞擊後的肌肉像撕裂般痛了起來,右腳完全無力,更扯的是急救的醫生沒有檢查出我的左邊肋骨斷了幾根,也沒檢查出我的髖骨已脫臼,難怪腳掌完全沒辦法著地。

因為內出血引發血尿,右腳又一直無法動彈,雖然全身的瘀血有部份轉為黃色,醫生說這表示血液已經有流通。表弟在第一時間來醫院,看到醫生的處理方式很不滿意,當晚已經跟弟弟們提出要轉院。我則因為搭便車的鄰居肺積水在加護病房,她無法轉院,因為道義責任,當然不能只顧自己的生命安危。是拖了幾天之後,仍不見處理我的右大腿跟疼痛,照顧我的妹妹又因醫生的態度惡劣,打電話請弟弟去幫我辦出院。第二天才到另外一家醫院檢查,才知道肋骨斷、髖骨脫臼,還好是撞擊內出血的部分已經好轉。

車禍後,我其實跟Don Piper沒有兩樣,沮喪、憂鬱、無助,原先的世界斷裂了,還要忍受動彈不得的痛苦。對信仰,對生命沒有動力,所有的觀念在於好心會有好報,修行跟信仰不是要避開像這樣的厄運,為何還是讓我遇上,他人又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我?外人是不是會想心地不好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相信那陣子的我是封閉,不想接觸外界的,有幾個修行者鼓勵、安慰,說到這樣的車禍不死,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他們說因為在車禍當下,有強烈念頭以我的身軀抵擋,就算成肉醬也希望只死我一人,心裡哀求菩薩救車內那對母子,這是活下來的重要因緣。

休息了三個多月,在尚未完全康復前,我離開家鄉到外地去。這是讓我想不到的恩澤,這位引薦的朋友,之前並沒有同事關係,只因陰錯陽差,主管要我回到原單位,不願接受她的不合規定到任,我則要求主管放棄這樣的想法,因此把位子留給她。日後竟然在我最無助、困頓的時候,她拉了我一把,把我暫時帶離讓我傷心難過,對人性失望的地方。

那一年受到這位朋友相當多的照顧,因為還在復健當中,有時候還得麻煩他的先生送我去醫院。還有那年的新單位主管、同事也都體諒了我,給我最大的方便與照顧,當我身體不適時,還得讓他們送我就醫。雖然我跟熟悉的人事脫離了關係,不跟任何人連絡,但在陌生環境,其實是建立了新的人際關係,這樣的情誼至今仍是濃厚的。

這似乎看來跟我讀「去過天堂90分鐘」沒有直接關連,而是,我們都從這場災難的陰影走出來了,重新找到新的生命方向。

當然,我還沒把這本書看完,只看到他跟病魔搏鬥,還有沮喪、憂鬱的心理問題,但我知道,作者跟我一樣,車禍後的適應會很辛苦,我走過來,他也走過來了,生命雖有苦,相信能活下來,一定是有使命的。

關於我的瀕死經驗,還有日後的轉變,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有提過。

http://www.wretch.cc/blog/angmei&article_id=12782866

或許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甚至不相信,但是我確實經歷了。這就像Don Piper無法跟人家講他去過天堂的事一樣,除非親身經歷,不然任誰都無法相信會有這種事。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