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同學晏哥允諾寫的讀書摘要,如果你喜歡哲學、心理學,喜歡肯恩威伯,歡迎一起來讀精簡版

書名:事事本無礙

作者:肯恩˙威爾伯

譯者:若水

出版:光啟文化;台北;民80


第八章 人馬座的層次

P.127上一討論角自我層次與陰影的關係,如何處置投射出去的陰影,由狹隘的角色擴展為較健康的自我。本章則重新了解並收回我們投射出去的身體,讓意識由自我層次進到「人馬座」層次的具體方法,消除自我()與肉體()之間的界限。

P.128身體與心理的分裂,很少人是失去他的心理層次,多數人失去的是身體且不自覺。當我的意識就只屬這個大腦,而身體只是我的所有物時,身體就和陰影一樣被投射出去成為客體,有機生命的整體(人馬座)就被這道界限一分為二了。

P.129身體內有隨意與不隨意機能,自我只能與可以控制的隨意機能認同。身體大體上卻由複雜巧妙的不隨意機能所構成,如循環系統、消化系統、陳代謝等等。若自我對那些自動自發的不隨意機能視為不可信任的非我,這不是很奇怪嗎?

P132有一種回歸身體的方法,仰臥在地,四肢自然伸展,閉眼,輕鬆卻深沈呼吸,逐步察覺身體的感受。將注意力在身上巡逡,就會發覺你的注意力常常離開身體,去做白日夢了。何以三分鐘都無法放在自己身上?如果你不在身內,又在何處?我們再進行下一步,仰臥、自然伸展、閉眼、輕鬆深沈呼吸,將吸氣由喉嚨降至腹部,使身體的軀幹想像充滿空氣。吸氣時,引進生命力由喉嚨降至腹部,為身體注入生機與活力。呼氣時,試感覺將此生機及快感擴展遍滿整個身心。微細的快感透過身心向世界、宇宙、無限散去。

P.134應該具體的來討論一下這種練習的相關問題。想讓那舒適的覺受遍滿全身並不容易,過程中你會發現某些部位根本沒有感覺,手沈甸甸的,或有人肩、頸、脊椎感到緊及痛,或骨盆、四肢等有麻木的感覺,覺受之流受到阻礙。找出自己障礙處,先記在心裡。

P.135我們已討論過,自我層次的人會藉著否定來逃避自己的情緒或衝動。故意不看自己陰影,如果心中有股怒氣,他會否定怒氣而投射出去,身體也會有變化。生氣時握緊拳頭,大吼大叫,這種身肌的表達正是怒氣的本質。如果企圖壓抑怒氣,需要某部份肌肉去制止另一部分急著想發洩的肌肉,才能夠具體遏止住自己的怒氣。這被否定的怒氣會潛入你的意識,變成畏懼。身障就這樣產生了。

P.136要了解某種障礙的一般徵兆,便是注意它發生的部位,感覺到障礙所在便可練習化解障礙。過程雖然簡單,可是每道障礙也許費了你十五年才建立起來,你不該寄望練習五分鐘就消失它。所有的界限,都需要不少時間才能徹底將它由意識中消除。

P.137毛病都發生在肌肉上,全屬能夠自主的隨意肌。當我們收緊肌肉時,只知道肌肉變得很緊張,覺不出自己正在拉緊它,等拉出毛病後想放鬆已經來不及了。過程好像是我故意掐自己,卻忘了自己正在掐自己,只是一直納悶:為什麼它痛個不停?所以問題不在「我該怎麼放鬆身體的緊張?」而是「我該如何去認出那緊痛原是我自己製造出來的?」

看出自己在掐自己時,想不在掐自己,你就自動停止了。

P.138化解障礙的第一點,就是故意加強肌肉的緊張壓力,使得潛意識之舉變的意識化。我們不應忘了,造成障礙是為了遏止那些潛伏在心內違反禁忌、且令人不安的情緒及衝動。所以,障礙是為抗拒某種情緒而生出的,當這道封鎖線撤除後,你就得面對藏在疼痛肌肉下的那股情緒。

通常當你刻意去拉緊身肌,增強其壓力時,某種情緒就會浮現出來,而你才有機會化解它。關鍵就在設法察覺出自己正在拉緊肌肉。因此我們應該避免放鬆它,只需要照舊反向而行即可。

P.l39練習身體的知覺,便是先找出身體某部位的癥結,深深去體會它,感受其壓力所在及相關肌肉部位。然後刻意去加強那一部位,抽緊肌肉好像掐住自己,壓制某個感覺一般。然後慢慢放鬆肌肉,開放自己,不論任何感覺,讓他流露出來。如是投入相當的時間、精力、開放、及誠心的練習,直到覺受通暢無阻地流過那一部位,且向無限的外界擴展出去,你才算解開了身上的障礙。

P.140當心理與身體,隨意與不隨意,意志或自由之間的裂痕彌合之後,人們對自我及外界的看法便改變。你會感到不由你做主的那一部分身體也是你自己,對於你無法操控的人事,也較能順其自然。因著你對更深的自我的信心,不在囿於膚淺的意志中,任自我作祟,對於非操之於我的種種,愈來愈隨緣自在。那更深的自我,也就是人馬座的自我,本來就不是你所能控制的。安心處於人馬座的合諧狀態,我們的生活便愈深地紮根於那不可限量的智慧與自由之中。

P.141只要認出在我們的身心有機構造內,本來就是和諧地交流著,就已回歸了「人馬座」的境界。「自我」常活在時間的限制中,引頸企望未來的成就,心理卻又為過去的失落而哀傷。「人馬座」則經常活在這具體的一瞬當中,不依戀過去,不渴望未來,圓滿的活出這當下的一刻。

P.142「人馬座」層次不只是學習自主與不自主的身心活動,還能在更深的層面上看出它們的一體性。不自主是自然發生的活動,其實意志以及種種企圖也都是自然生起的。意志靠什麼支撐?另一個意志?是我去「要」那個「要」?還是我就是想「要」而已?做決定時是我「決定」要這樣「決定」?還是我很自然就這樣「決定」了?實際上,即使是自主的目的行為,仍然屬於人馬座的自然發生狀態,自主與不自主的活動便在它內融合為一。從此自我便能在此深度內,活在永恆無際的現在之中。這一層次最重要的是從根本改變一個人的意識,身心整體的潛能遠超過部分潛能的總和。不同學派給予這整體所開展出來的潛能不同的名稱,馬斯洛稱為「自我實現」,佛洛姆稱之為「自主權」,羅洛梅則稱之為「生命的意義」。「人馬座」的層次乃是存在主義及人本治療法所要臻至的目標,要發揮人性的潛能,必須將身、心、及情緒等整合入一個更深更廣的整體。

P.143馬斯洛說:「我們大家都有發展更多的潛能,邁向自我實現或圓滿人身的渴望。這股衝動朝向更真實更進化且更圓滿的自我...而且身心整合的需求會與日俱增。我們與生俱來即有股達到盡善盡美的自然衝動,如果我們故意降低標準,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下半輩子會極其不快樂。」


第九章 超越中的自我

P.145現在要從人馬座的層次進入超人格的層次。這一層次是為幫助個人體會到自己意識的深度及廣度,進而提昇至浩瀚的超人格境地。

P.l47每個人的存在深處都有個超人格的我,不僅超越自己的個體性,還能與超越時空限制的另一種世界相連繫。對這種論調感到疑惑的話,進入本主題前先簡介榮格在人心深處究竟撞見了什麼?會將他引進超人格的領域?榮格對全世界的神話都有深入的研究,他發現原始的神話象徵竟然出現在文明歐洲人的夢境裡,他們大部分人並沒有聽過那些神話。榮格推測:這些神話必然是從人類祖先遺傳下來,埋藏在我們身體內。這類『原型』為人類所共有,雖屬於個人,同時又超乎個人,是一種集體而超然的存在。

P.148榮格稱這一深層心理現象為「集體性的潛意識」。潛意識中也有與角色、自我、及人馬座層次相應的部份,包括個人的記憶、心願、觀念、經驗以及潛能。在「集體性的潛意識」中廣納了整個人類的集體意象,古代神話中的陰陽神祇、妖鬼神魔、英雄惡霸都縮影在你的存在深處。像榮格這類超人格層次就是幫助我們意識到這股潛力,以免與我們作對,教我們如何活出一種充滿神話的生活。活出一種充滿神話的生活,意味著在自己的生活、工作、人際關係、及環境中體會到有股超然的存在。

P.149神話中的描述及想像,和我們當前抽象而推理的世界背道而馳。活在神話裡並不表示我們該放下當前處處受限的俗世,而逃入神話中。它是要我們向神奇的超越境界開放,將那種心境應用到我們的俗世中來,藉著與生命更深的根源相繫,重整我們的生活。根據榮格的研究,神話意象也就是『原型』,早深埋在人的心內,有時會輕微影響你的行為,有時會強烈到令你身不由己的地步。還會現身在你的夢境、幻想、白日夢裡。譬如,夢到奇異影像之蛇髮女、飛馬或神怪人物等,這些神怪人物在古代神話裡都具有某種特殊意義,因此,你也不難找到他對你自己的集體潛意識的象徵意義。

P.150當一個人透過『原型』的眼光以及神話意象來反省自己的生活時,他的意識也會提昇到放諸四海皆準的境界,不在受限於自己偏狹的眼光,而是透過人類共有的心靈眼界,對自己的認識也顯出世界人的胸襟及深度。面對個人的困難與際遇,他那更深的「我」將絲毫不受影響。

P.15l超人格層次的修持法門是想發掘出這個超人格來,透過神話意識的方法只是其中的一途。自己練習超人格的心境,即指不再執著於個人的身、心、思、慮的廣闊胸襟(練習方法見原書的151-152)

P.152恆心的練習很快便會生出某種慧見,對自己生出及不同的感覺。也許你會在心靈深處體會到某種自由、輕鬆、解脫、安穩的感覺,即使痛苦與焦慮仍在週遭,這中心點卻始終保持清明寧靜。若真能意識到你並不是那個焦慮,他便無法動你分毫。除非你自己一時與那些情緒、感覺、記憶、經驗認同,否則它們傷害不了你。認出它們不是你那個真正的覺者,沒有什麼好執著不放的,它們便會自然消退。練習「不認同、不執著」法門一段時間,你便會發覺,你一向忙著自衛的那個自我,愈來愈透明且逐漸隱退。

P.l53即使你的身心遭受痛苦、恐懼、或屈辱,只要你能保持觀者的心境,它們便侵犯不了你。你不必與它們纏鬥,就能超越它們。

P.155當超人格的智慧昇起時,問題只需觀照,單純地覺察它,不批評、不逃避、不渲染、不辯護,只是明察每一個感受或衝動的昇起而已。始終保留在「不加揀擇」的覺識之中,除非我們徹底識破那些情緒並非真我,否則我們便會身不由己地叉與它們交纏在一起。

P.157我們將自己的身心與外界萬物平等視之,以對自己的心態來對萬物。這種慈悲和其他層次之愛有些程序上的差別,在超人格的層次上去愛他人不是因為別人先愛我們,而是因為他們就是我們。基督說:「愛你的鄰人如你自己。」

P.158大多數人內心都隱藏著自己是不朽的,無法想像自己的不存在。人活在人馬座、自我、角色層次,因而誤以為個體生命將享有永恆。所謂的輪迴,並不是指你的自我透過不同的存在而延續下去,而是那個超人格的生生不已。因此,我們若想喚醒那不朽而超越的我,必須先死於那孤立而虛妄的自我。

P.l60總之,你內心有個很深的「我」識,它不是記憶、思想、心理、生理、經驗、環境、感覺、衝突、知覺、情緒。這一切都會改變,卻絲毫改變不了內在的「我」識。那就是超人格的智慧。

即使你換了另一個身體,你仍會經驗到同樣的「我」識;而此刻其他每一個人都有此感,我們便不是可以說:原來只有一個大我呈現出不同觀點、記憶、感受、知覺而已?此刻如此,過去與未來亦然。

P.16l修行說來簡單,實踐時卻十分艱難。然而它卻是徹底解脫之道。你不必企圖去捕捉你那超然的我,只需努力放掉一向把記憶、心理、身體、情緒、思想是為自己的錯誤觀念就夠了。這種「放下」你只需記得一點:你所看見的一切並非那個觀者,你所認識的自己絕不是那個真我。

P.162古今聖賢都視此超然的我為神聖本體的光輝,也就是說,你那超然的我分享了天主的本質。我們可以說,只是天主透過你的眼睛在看,透過你的耳朵在聽,透過你的舌頭在說話。聖克萊孟說:同事認識自己的人,必認識天主。


第十章 意識的終極境界

P.163一體意識是「非時間性」的,是純粹的現在,它無徑可至,它就在這裡。花了這麼多時間,一路尋找深入意識層次的具體辦法,卻聽到這樣的結論豈不令人灰心喪志?
有個簡單比喻助於了解,種種意識層次有如海面浪花,彼此互異,近岸邊的浪花較強烈,遠處的浪花就比較和緩,一體意識不像浪花而是海水本身。

P.165絕對本體是無徑可至,一體意識也是無法可得。黃檗禪師云:「無所得之說乃是真理,絕非戲言。」基督宗教的厄卡特大師說:「你們若不藉助意象,不執著任何方法,你們將會認識天主。」哲人克里希納摩諟也說:「一切的真相就在眼前,用不著到處尋求。凡是有心尋找真理的人絕對找不到它。」

P.166那麼我們是否應該什麼也不做,只是盡量面對當下片刻囉?不然,不做不就正是想躲開眼前的波浪。這就是一體意識的大弔詭:我們很清楚,你無法靠任何作為去獲得它;我們又發現,如果什麼也不做,我們永遠都是這副德性。『道中既無法可修,行者只需保持天真一片。

P.167基督宗教神秘學派有如此論點:真正的祈禱,並不是你在尋找天主,而是天主向自己祈禱。『安心吧!除非你已被我覓得,你是不會尋找我的。』由此可見,我們的修持本身即是目標。目的與手段,過程與終點,起點與終點原是同一回事。修行的真諦乃在於充分發揮純潔無染的靈性悟境,外表看來就好像是為了悟道,其實並不是想變成佛陀,而是表現出我們本是佛陀。

P.168了解了修行的真諦,行住坐臥便都是修行,都是悟心的流露,從那無界限之永恆境界生發出來,成為終極一切的圓滿表達。洗碗時,我們無須努力憶持悟境,洗碗本身就是悟境。套句神學術語:你是在抗拒臨在於一切的真神。如果你還嫌棄生活中某一部份,你就是嫌棄一體意識的某一部份,因而間接否認了一體意識。識破內心暗藏的抗拒心裡乃是悟道的關鍵所在。

P169每一意識層次實際上就是靠某一形式的抗拒否認心態所造成。角色層次便是對陰影的抗拒,抗拒自我角色形象難以接受的想法或衝動。這絲毫不自覺在抗拒的陰影變成為問題癥結,衝突的根源。心理學家無意除掉這抗拒,無意促使當事人立即面對陰影中的念頭,是設法找出他為什麼,又如何排斥的某類感覺,看到自己否定逃避的各種花招,進一步幫助他鬆綁抗拒,自在地面對自己過去、現在、未來所有的念頭。對自己的衝動、念頭、陰影,不再有排斥之心,得以發展出一個較正確且亦接受的自我形象來。

P.171下一層次是對「人馬座」的整體覺受的排斥,亦即對當下此刻的抗拒心裡。思想本身即是抗拒,思想是在時空中運作的,審思過去,推想未來,成為人馬座的主要障礙。當事人常不知不覺地離開當前覺識,滑入思想,而逃入自我層次裡。

P.172由人馬座進入超人格層次時,我們發現最根本的抗拒心裡,即是排斥一體意識。我們總是喜歡東張西望地避開當前的形形色色,好像故意不容自己的意識安於當前的一切之上。因而遠離了那一體意識,我們好像迷失了自性。

P.177當我們離開當前的世界而去時,顯得世界好像也棄我們而去。逃離現在,即是切斷我們當前的經驗,而將自己投身於時問、歷史、命運、及死亡中。我們不願面對當前經驗的整體性及真實面目,想抽身而出,這是我們最根深蒂固的抗拒心裡。當人們開始靈修修行時,不論是靜坐、冥想、獻身天主,很快看出自己逃離的衝動,不斷抗拒一體意識(或是天主的旨意、道、或悟境)

P.178可是,這卻是進步的現象。因為只要他看見了自己的根本抗拒,這抗拒的傾向自然鬆弛下來,進入修行蜜月期,會感到十分喜悅(禪悅),修行的法門堅固了他。他知道自己應該捨棄不斷想逃離的衝動。緊接而來是蜜月期突然被無情打斷,因為他怎麼可能停止逃離?他必須付諸下一個行動才能制止這個行動,於是陷入兩難的窘境。想停止抗拒,本身又成了另一抗拒;想要追求非時間性的現在,卻又陷入了時間的剎那;想不再逃離現在,本身又成了另一種逃離。事實上,他每個行為都是抗拒,因為每個造作本身就是抗拒。

P.180他做也錯,不做也錯,可謂處境堪憐,心靈的黑夜來臨,無盡的空虛、長夜漫漫。就在走投無路之際,此人徹底看出,不論他做什麼都是造作,都是抗拒,則整個抗拒的反應便自動停止下來。此刻,一體意識的境界便開啟了,證入無界限的大覺。好似大夢初醒,他的真我也就是終極整體,既不生也不滅,遍存於一切。世間萬物只是湖面的一個漣漪,所有的存在都是這個整體的流露而已。

P.181靈性的修持法門及情境,為我們揭露了心靈深處所隱藏的抗拒心理,使其陰謀難以得逞。所以當你看透自己的抗拒之刻,抗拒便化解開來。隨著根本抗拒的消失,個人的自我也隨之化解,你與世界的隔閡也隨之消失,於是內心與外境的界限也不復存在了。世界與自我融為同一個經驗,我們不再為逐浪而疲於奔命,真正的海浪只有一個,而且無所不在。

P.183永恆的現在就是所有生生不已的現象,浩瀚的大海自由自在地拍打著岸礁,濕潤著五光十色的貝殼與沙石。

在你的心靈深處,是人性之靈,它也是聖靈,能將你由束縛導向解脫,由迷惑導向覺醒,由時間導向永恆,由死亡導向不朽。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