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是孩子們快樂的時光,卻也是大人煩惱的日子。
過年寧願躲到佛寺洗滌心靈,那會比吃喝玩樂更有意義。或許每年同樣的模式令人心生畏懼,很想躲到沒有人打擾的地方,靜靜的真正好好休息幾天。如果可以不與人打交道,讓心清明,回到無遠弗屆寬闊的境界,那會是讓自己愉快的奢求。以前年初一、初二去佛寺,選擇在年初三後出國就是這樣。不過說到大年初一就不在家,也是經過一番抗爭與不理會長輩不悅換來的,後來莫可奈何也就習慣了。
        住在山上難道過年就得在家等客人?為何不能全家出遊?每年為此問題總是跟父母有意見,乾脆躲到寺院,這是我最好的理由。今年拜懺改為一天,從年初二、初三都有客人,張羅吃的比平常更忙,這樣的過年難怪有為人媳的在年前會憂鬱、焦慮,我們家不會讓媳婦累著,至少是還有女兒分攤,大家就一起忍受這樣的年節。或許來年,不願去忍受這些,會狠下心不在家過年也說不定。
從年前天氣不好,每天濕冷難耐,整天籠罩在大霧裡,心情也隨之低迷。昨天下午,客人一走,想出去散散心,表妹(二舅女兒)來了,還好他們只是來拜個年就回二舅媽家。人一走,隨著小弟後面,也跟小舅一家去表弟(大舅)老家,自從表弟搬回老家住,還沒有去過,趁此機會上山走走也不錯。
彷彿回到童年的記憶,記得小時候,那時還沒有車道,去大舅家都是靠兩條腿走小徑上山去,每年的除夕前,表哥跟表弟(國中同學,小我幾個月)會摘很多菜送下來,初二他們會來家裡請媽媽回娘家,表弟會幫我張羅中餐,如今回憶還真懷念那樣的過去。吃過午飯或第二天,我們也會陪媽媽走回他家,那時候的感覺很好。後來他們搬到街上住,大舅就這樣每天跟老友們喝酒,幾年後,肝腫瘤沒多久去世。 
前幾年,在台北建築界回來的表弟也開始交際應酬喝酒,每次見面都因為這件事跟他鬧不愉快,其實是害怕他跟大舅一樣,把自己的身體搞壞了!同學看我們這樣,也會來勸說,不過也沒什麼用。以前中學時,我們也是常吵架的,當時媽媽會護著他,大舅媽就護著我,怎麼吵也不會有勝負。
昨晚,濃霧籠罩,濕冷又飄著霧雨,伸手不見五指,大家坐在五十幾年的老房子院子前,烤火吃簡單的食物,喝著小酒,又齊聚在一起的感覺真好。小表弟跟大舅媽聽到我們去山上,也去買了些東西再回到老家,表哥隨後也來了。看著表弟忙著張羅吃的,自己也不在喝那麼多酒,還擔心大哥(表哥)喝太多了,聽到他這麼說,似乎看到以前的他回來了,這種感覺真好。
今天天氣稍回暖,一大早大姑的女兒一家要去阿里山,先來家裡拜年。他們離開後,當然也想按昨晚的計畫出去走走,管他客人來不來。本來預計關起門全家出遊的,只是老爸為了昨天小弟的是不爽,堅持不出門,小弟也不忍心丟下他老人家在家,所以也留下來。當然今天還是有親戚來,只是都是來喝喝茶拜個年就走了(下廚的女人都不在家) !
昨天的計畫其實是從元旦盼到今天的,好久沒有到我們的後花園(玉山國家公園)走走了,說什麼也要去湊熱鬧,管他車水馬龍人潮擁擠。果真,高山雖然很冷,人還是很多,平常冷冷清清的停車場,這個時候是一位難求,連路旁都停滿了車。
準備好中餐野餐的東西,其實小舅媽已經幫我們準備,只是怕在山上冷容易餓,我們還是多準備一些。因為姪女跟她表哥有作業,我們先出發帶他們去完成作業後,再跟大家會合煮午餐。今天有四家人一起上山,大家準備的東西多到還能跟其他遊客分享。
中餐後,有人提議走特富野林道,有人說走麟芷山、鹿林山那條稜線。只是有些人家裡要來客人,這下又不能太晚回家,這兩條路線也不是每個人的體力能完成的,最後決定去爬兩千多公尺的東埔山。好久沒爬山,前400公尺走起來還真是累啊!漸漸適應才不累,還好有走到三角點,不然會被小依伶笑掉大牙,因為她曾經走到剩200公尺,她的小舅公捨不得她太累才背她完成。
很想給大家看高山的風景,還有積雪的玉山群峰,只是上山後才發現數位相機電池沒電,現在照片都在別人的相機裡,等傳輸到我這兒再放上來囉!
        今年過年,心開始背叛,或許明年會想背叛出走,過年為什麼一定要在家裡過?如果全家去外頭過年,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也只有這個時候能全家團聚好好放假。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