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沒有睡好,昨天一早又開車送小表弟回我的母校參加推甄的口試,回來時累得不想動。今天上午,老爸要採收門前那棵老梅樹的梅子,看他一個人在忙,還是去幫他了,今天的天氣不但熱,太陽還火辣辣的,曬得頭昏腦脹,精神恍惚。看到你們的回應了,非常高興你們的支持與鼓勵,今天超累的,明天一早還要趕去台中當義工,有空再回覆囉!
     這批梅子是要做梅精用的,必須在六分熟時採下來做,雖然看起來紅紅的並不是熟了,而是,因為它是棵胭脂梅。
     
                    門前開花的老梅樹


       門前這棵老梅樹已經被截枝砍下,別擔心,明年會再長出新的枝枒來。



     昨天回去,見到想見的老師,只是因為參與口試,他們休息的時間又短,根本沒有時間說話。不過,老師一見到我就說,「妳跟張老師寫的那篇文章出版了。」雖然已知結果,也知道會出版的,聽到他這麼說感覺還是不一樣。看他手裡還拿著剛出爐的那本期刊,當下,心裡真是高興。這本學術期刊是半年期的,一期只刊出四篇,能夠通過雙盲的嚴格審查,也是值得雀躍的一件事。
     
再說小表弟的推甄應該要很順利,就在小表弟跟我說過話後,剛好系主任出來,跟他打過招呼,他問我是陪孩子來考試嗎?還問是哪一位?他依然像以前那麼風趣。
     輪到小表弟進去口試時,他自己也告訴小表弟一些我之前提過他的風格,讓小表弟更是高興。回程還說如果沒有被錄取也很爽,因為他覺得系主任跟他好像是在聊天,顯現出這個學系的風格。雖然看得出來他還是很緊張,不過,倒讓他感覺跟系主任說話沒有壓力,這或許是好的現象。   
     這陣子,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每天的睡眠品質也不好,醒來總是有焦慮感,想要趕快完成的稿子,依然擱著沒有時間寫。也因為昨天那篇學術論文出版,又與老師們見過面或通過電話,更不能讓它只是一般的小說,希望還能保留一些學術研究的價值,因此,寫起來則更加的困難。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