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的後續處理很平順,造成幾位駕駛人這陣子不方便,其實心裡還是感到過意不去。這幾位車主心地都很善良,是以理性解決問題,就是當我為此感到抱歉,詢問保險公司是否處理時,他們也一再強調人沒事就好,車子的事交由保險公司處理就好了。因為他們的諒解讓我感動,再次感受到人性是溫暖的。
     事故當天晚上回來開始恐懼,誦了部地藏經回向,那晚開始睡得反而比前些天安穩許多,前陣子深夜的焦慮不見了,當然也讓我覺得奇怪。發生事故那晚,媽媽正要去泰國,已經跟她說辦出險沒事的,是前兩天又開始焦慮不安,第二天聽弟說媽為了我的事每晚沒睡好,他接電話也已經告訴她我沒事!
     
或許是母子連心,我才又焦慮的。昨天下午去接她回來,昨晚竟然特別累,先是頭痛、昏昏沉沉,全身軟趴趴毫無力氣,早早就寢睡得並不好,今天還是全身無力,頭重腳輕,眼壓也高了。不知道是前天的麻醉劑關係,還是牙齦發炎吃了藥的關係,或是車禍的後續處理告個段落,緊繃的壓力消失造成的。
     對那天的車禍還是百思不解,慢慢回想整個情景,不由心生害怕,怎麼會在大白天發生這事!事後回想,發動車子,入倒退檔,放手煞車,就只是這些步驟而已,怎麼車就往後滑衝出去?當時好像有股強大力量推著,竟也同時踩不到煞車,才真的更害怕!
開車最怕車子無法控制,類似的情形在1995年發生過。那是漢智往生後不久的事,記得那天去靈巖山寺,要離開前還去他的蓮位上香,忘了後來又去哪裡,只記得回來時是晚上不是白天。車子開到一個有點彎度的三叉路口,霎時感覺陰冷異常,腦子很清楚左邊是坡坎有落差,卻有股怪異的力量,讓左手不聽使喚把方向盤轉向左側。當時趕緊放掉左手只以右手操作,邊催坐在旁邊的同事快幫我換大悲咒的錄音帶,心裡還默默偷罵漢智別頑皮跟我開這種玩笑。
那天晚上就這樣開回來,同事也沒有多問什麼,第二天跟大家談起時,她才問我當時是怎麼一回事!她那時候也覺得毛毛的感覺又不敢問,只是趕快換錄音帶。當然這事相信跟漢智無關,這件事之後第三年,發生差點滅亡的車禍,地點就在漢智車禍不遠處,其實應該說是在郁和他車禍的中間地帶,有人說我被撞成那樣沒死是他們冥冥中救了我,其實我也不敢說沒有這回事,或許相信是這樣也是可以的,不然真的很難解釋那一場車禍的。
這次的車禍也是令人不解,那天事故後,沒有再進那停車場,就算想買點東西也作罷!這兩天路過,看停車場暫時也封閉起來,更讓我納悶不解,是在做維修還是有何緣故?尤其不免想起那天聽到的對話,忘了是誰說的,他說本來要停被撞最嚴重那個停車格,心裡覺得那個位子怪怪的,後來挪了位置。對這場莫名的車禍還是沒辦法以常理解釋,雖然各種可能都有,只是開車的人是我,只有我最清楚當時所處的狀態,其他人認為的可能也只是他們說的,如果沒有辦法證實是何原因造成,找不出真正的答案,就當是場詭異車禍比較好理解。
     妹妹的小白修好了,後面的殼整個換掉,讓我想到那部被撞的小白,不知現在修復的進度怎麼樣?但願能恢復原來面貌。修車廠的小姐告訴我,那部第二嚴重的也是老客戶,已經快修好了,希望這三部都能趕緊處理好,不要讓大家不方便太久才好。

我妹這部小白的後車窗、鋼板、備胎和保險桿都凹進去,那天緊張沒把照片拍好。

這部白車後面整個凹進去,後窗也破落在地,右方的玻璃是我妹小白的。

 第二嚴重這部就在被撞白車右側,前面引擎蓋旁被波及撞凹進去。

           前方被波及擦傷的第三部。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