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關注緬甸的災難,這種超大的天災往往讓人毛骨悚然,台灣也發生過幾次類似的天災,面對這樣的災難發生,除了心痛無奈,似乎也挽回不了什麼!
     親身經歷幾場天災,看見賀伯颱風與九二一大地震的慘狀,2001年7月30日的桃芝颱風,距離我家附近的不到十公里的一個小村落,在幾分鐘的土石流中全村覆沒,有二十幾個人隨著房子被推入洪水土石,有位同學娘家十幾人全數罹難。
     從天災中更見人類的渺小,更看清楚沒有真正的人定勝天,人類還是受大自然操控的。面對地球任何角落的災難,能做的只能近自己的能量給予關懷,別無他法。

緬甸災後重建舉步維艱:村莊失蹤 直升機無法降落
2008年05月11日 07:38:04  來源:廣州日報
重建與展望
在廣袤的產糧區,仰光南部地區,映入眼簾的是被水淹沒的農田,人跡稀少,毫無生機。 
      “風災後遺症”還表現在,緬甸受災地區宛若一個大湖泊,只是一不小心才讓幾個山坡露頭。而山坡的下面則漂浮著支離破碎的房屋和無家可歸的居民。
一個前月,緬甸還是不少人夢想中的天堂,但一個月的現在,它是世人共知的地獄。在全世界數十億人目光的關注下,災後緬甸開始了重建工作,而包括中國在內的各方援助物資抵達緬甸的同時,人們所冀望的災後重建不如想象中順利。

村莊失蹤,
直升機無法降落
因為從城鎮到鄉村的路還沒清理好,援助物資無法抵達,傷亡也無法估計。”閩籍華人、張氏兄弟集團主席張文欽認為,整個緬甸,特別是農村要從廢墟中復原還需要一段比較長的路。
現在的緬甸,大部分居民把救災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但另一方面,大部分居民並不怎麼信任政府。數據顯示,緬甸自受罕有強烈熱帶風暴吹襲以來,死亡人數正不斷攀升。金宮企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杜子明說,“因為大水襲擊的地方主要是在貧困的低洼地區,一個村子裏四五千人的,只有100來人能夠逃出來。這樣的村子不在少數,估計有在100個以上。換句話說,緬甸西南部沿海平原可能完全被水淹沒。”
老華僑說的話並非眼見,但記者從緬甸上空逼近降落的飛機內看到的確實與其話接近——在廣袤的產糧區,仰光南部地區,映入眼簾的是被水淹沒的農田,人跡稀少,毫無生機。“風災後遺症”還表現在,緬甸受災地區宛若一個大湖泊,只是一不小心才讓幾個山坡露頭。而山坡的下面則漂浮著支離破碎的房屋和無家可歸的居民。

怕被打砸,
打開倉門任領米
在仰光市富人區附近,比樹木更堅挺的只剩別墅,趴滿街道的樹木殘枝和廣告牌,顯然掩蓋不住風暴過後的痕跡。 
        “由于大水沒退,救援行動無法抵達城鎮外的100多公裏以外重災區。在那裏,幸存下來的人無水,無電,無食物,造成了難以估計的傷亡”,朱榮富說。但在表面的短缺背後,隱藏著可怕的危機。
當地居民告訴記者,由于缺乏物資,難以為繼的村民只能選擇“大逃亡”。在逃生過程中,已經有個別城鎮出現了搶奪風波。“在哥布達(音譯名)鎮內,本來受災並不太嚴重,但已經出現了難以負荷的人數。城鎮內有些地方已經發生了搶奪事件。”村民馮德成告訴記者,他了解到一位華人既想做善事,又想產業不受破壞,所以特地把米倉給打開,讓受災的人有秩序地排隊領米。“結果,半天內價值3億多緬元的米一發而空,但倉庫,包括機器等就完整無缺地保存了下來。”
更糟糕的是,目前許多想到重災區展開援救的人,以及很多救援的物資都被“困”在了仰光市。“到處都是水,到處都是大坑,你往哪兒走?”另外如何保證物資安全也是大問題。“有消息稱,趁著風災的混亂,有200多名犯人從監獄裏逃跑出來,當局只找到了其中的100來人,還有100多人在逃。”( 作者: 倫少斌、廖傑華)

直擊悲情:緬甸400人村莊僅70人幸存
2008年05月11日 07:28:16  來源: 廣州日報
事實上,與沙休同時遭滅頂之災的,還有同村的70戶人家400多號人,其中包括沙休的父母和5個姐妹。
對于33歲的沙休而言,在一夜間失去父母、丈夫和女兒這些至親至愛的人後,生命開始變得沒有意義。10日上午,她用借來的一千元(緬幣)租了一輛人力三輪車去了一趟2公裏外的公車溝鎮。此行目的,她是到鎮裏領取政府免費發放的藥品,對她而言,每天活著的意義大抵如此。
沙休說,“他們全死了,就剩我一個,我不知道是幸運,還是痛苦。”在沙休生活的公車溝鎮三芒村,原本有400多人,但風暴過後,只有70人僥幸活命。 

一夜風暴 掀翻村莊
在失去了幾乎所有親人後,沙休反而沒了傷悲。在一個多小時的採訪中,沙休很健談。
沙休清楚地記得,噩夢開始于5月2日晚上9時。和村裏很多家庭一樣,三芒村的房屋幾乎全是用木頭和茅草搭建而成的淩空閣樓。“我們祖祖輩輩這樣生活了好多年,從來沒出問題”,沙休說。但9時的狂風暴雨還是讓沙休分外的擔憂,“外面又是刮風,又是下雨,即使不倒房,也會吹翻屋頂”。
但實際情況,遠不止吹翻屋頂那麼簡單。沙休家的茅草房在狂風和暴雨中搖擺了幾個小時後,逐漸支離破碎。沙休說,眼看著房子要倒了,自己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就想跑,卻為時已晚。
“不知道從哪兒衝過來的水,房子‘轟’的一下就塌了”。還沒等反應過來,沙休已被衝出好遠,“我想喊丈夫和女兒,但風太大,雨也大,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到”。事實上,與沙休同時遭滅頂之災的,還有同村的70戶人家400多號人,其中包括沙休的父母和5個姐妹。 

挂樹一夜 死裏逃生 
        沙休告訴記者,由于水流量大、速度快,她胡亂間抓住了一塊鐵皮屋頂,掙扎著想爬上去,但不久就掉了下來。“我也不知道被衝到哪裏,不一會就喝了一肚子水。後來我也不想掙扎了,只想等死。”
不過,死神並沒有給沙休機會。在不知被衝了多遠後,沙休被洪水中的一棵大樹攔下,“我伸出雙手,拼命地拽住樹枝,然後試著往上爬”。讓沙休失望的是,此時她手裏的樹早已倒了,但因為樹大,仍有部分在水面上。
無奈之下,沙休只好拼命的拽緊樹枝。此時的沙休,已經既不知道丈夫和女兒在哪,也不知道怎麼去找他們,“我在心裏拼命地祈禱,希望佛祖能保佑他們。”但水什麼時候能停,能不能在洪水裏堅持下去,沙休沒底,“從晚上開始,直到第二天早上8時風停,我一直這樣吊在水裏”。 

慘不忍睹 無收屍人 
         5月3日早上8時,風停了,水也逐漸退去。在樹上吊了一夜的沙休渾身是傷,特別是大腿,不僅在水裏泡了一夜,而且遭到水中東西的刮蹭。
水退後,沙休急忙往家裏衝,只是沙休再也見不到房子和親人。“女兒和丈夫都不在了,家裏的東西都被衝走了”。或許是命運的玩笑,在沙休存錢的地方,家裏僅有的2000緬元,在泥巴的包裹下,竟然絲毫無損。“開始政府沒有發放免費藥物,是這2000緬元救了我的命”。
對于不見了丈夫和女兒的沙休而言,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後來才知道,我的父母和2個姐妹都死了,就剩下我和其他3個妹妹”。
當時的沙休並不知道,在三芒村,這個400人的村莊裏,死去的人遠不止他的父母和姐妹。”事後村民自發的統計顯示,在三芒村70多戶400多個人當中,在風暴中活下來的只有70人,“許多家庭20多口人全部死了,連收屍的人都沒有。”

屍體發臭就地埋,
公路兩旁墳五千
如果風暴不曾來過,仰光一定很美麗。然而,就當記者昨天克服重重困難,長途跋涉地來到緬甸政府公布的仰光省受災最嚴重的地方時,雖然已經清理完畢,但這場悄然遠去的風暴仍然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
公路兩旁破敗的房屋、空氣中漫天的屍臭以及男人女人絕望的眼神,都在告訴人們8天前這裏發生的那場浩劫。在如今的緬甸,過仰光江,再向南,是緬甸風暴中仰光省的重災區,也是“媒體禁區”,如果沒有特殊突進,外國記者根本無法進入。從仰光邊上的公車溝(KungYanGon)出發,記者朝著重災區一路南行,第一站就是仰光省受災最嚴重的達依疊(DaeDaye)鎮。 

5
英哩路屍橫遍野
“這裡死了多少人,你可用鼻子去聞去數。”從公車溝到達依疊9英哩的路上,大約走了一半就能漸漸聞到不一般的氣味。“這就是屍臭,至少有5000人。”司機說,“死的人太多了,天氣又熱,臭味四五天都散不去。”
導遊告訴記者,這條城鎮間的碎石路上,原本坐落著60多個小村落,人口據當地居民估算約有將近2萬人。但記者昨天所見的只剩下稀稀落落的殘破房子及零星的一些人,他們大多忙著修建房子。
這種狀況越靠近達依疊愈發明顯,“房子越少,人也越少,但路邊新土堆就越多”。“大風過後兩三天,屍體就在路邊退了水的低洼冒出來,到處都是,數也數不到,路很難走。”司機說,“因為不僅屍體多,而且活下來的人也在到處找失蹤的親人,找到了就挖地方埋。到了6日,政府就把實在沒有人認的屍體全部運走。” 

四大原因致風災傷亡慘重                             
2008年05月11日 16:31:32  來源:青年參考
5月10日,在緬甸仰光機場,緬甸軍人從俄羅斯緊急情況部的飛機上卸下毛毯和帳篷等救災物資。受強熱帶風暴“納爾吉斯”的襲擊,緬甸目前有大約150萬災民。目前包括中國、泰國和印度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向緬甸提供了救災物資和捐款。 新華社/路透 社

受災地區人口稠密,住房不抗風
受災地區人口稠密。緬甸全國人口不到6000萬,僅在仰光省和伊洛瓦底省兩地,就聚居有1200萬人口。在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帶,人們的住房通常是由竹子和木材搭建的。在時速190公裏的狂風吹襲下,這些房屋和居民很難幸免于難。

角度和風向罕見,繞過天然屏障
在孟加拉灣生成的熱帶風暴通常會在孟加拉國登陸。即使熱帶風暴吹向緬甸,通常也會在緬甸西部受到山脈的阻擋。這些山脈在緬甸本土與孟加拉灣之間形成了一道自然屏障。而這次風暴的角度和風力都是極為罕見的,它登陸的地點在緬甸西部的平原地帶,而且向東挺進。“納爾吉斯”風暴長驅直入該國腹地,是緬甸人沒有料到的。

沒引起足夠重視
由于緬甸從未遭受過如此惡劣天氣的考驗,人們一般又認為天氣預報的準確程度不足為信,所以事先發布的天氣預報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緬甸一些廣播電臺、電視臺和報紙事先發布過風暴預警,但即使是氣象員本人也未必認為這次熱帶風暴能夠突破山脈的阻擋,普通的緬甸人就更加缺乏警惕了。
        有報道稱,印度氣象學家說曾提前48小時警告緬甸防備強熱帶風暴“納爾吉斯”,但沒被重視。
  
濫伐紅樹林釀惡果
此次風災的重災區伊洛瓦底江沿海的三角洲中心地帶,也是濫伐紅樹林現象嚴重的地區。紅樹林是一種稀有的木本胎生植物,生長于陸地與海洋交界帶的灘涂淺灘,是陸地向海洋過渡的特殊生態係。當地本來紅樹林眾多,但隨著人口增加,紅樹林變為農田,沒有了阻隔風浪的林木屏障,當大風卷起巨浪,村莊就直接受到風浪衝擊。“納爾吉斯”登陸緬甸沿岸時,部分風力時速逾200公裏,即每秒50多米。在每秒40米的風力下,大風吹起一粒小石子就足以打爆玻璃,即使吹起一件衣服,以相同風速一樣可以將玻璃打碎,殺傷力很強。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