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肉體受苦時,對生命總是比較敏感的,今天右半邊手腳痛到不聽使喚時,突然想起這樣的簡訊內容。
老師,人都是孤獨空虛的,對不對?
颱風後的第二天收到一位要升高二孩子的簡訊。乍看這則簡訊,浮現兩種想法:這孩子以後可以去唸哲學,自己喜歡哲學卻逃到心理學領域,其實心理學離不開哲學,哲學也該有心理學的。第二個想法是這孩子現在在哪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趕緊回了簡訊問他為何有所感,後來他給了電話告訴我,是參加醫院的研習,去看大體解剖心有感引發去想這問題。
     他是五年前讓我最感動那班的孩子之一,最近常常想起他們的好,這真的是一場因緣,當初回來被安排帶這一班,後來知道他們是沒有老師願意接手的班級。因為已經多次被安排帶這樣的班,上面的人認為我有能力帶,那就接受也不引以為意,反而因為這樣,才能與他們建立革命情感,也讓他們願意共同努力爭取班級與個人榮譽。
想到一個人的生命真的孤獨的,孤獨的來孤獨的去,難怪這孩子看到冰冷的遺體躺在解剖台上時,會想到這些。就算有多麼親近的親人、朋友,當我們離去時無法結伴同行,當我們肉體痛時還是要獨自面對承受,人在此時是孤獨的。
今天家人去喝喜酒,姪兒沒有接受建議留在家,最後我只好放下工作留在家看家,家裡不能鬧空城也是無奈、悲哀之處。
或許這也是個好的安排,因為今天也著實無法再工作的!右手掌和手指幾乎酸痛到無法忍受,比昨天還嚴重,想辦法要讓它舒緩依然無效。那是這幾天過度使用,工作時傷到筋脈造成氣血不順,也就是所謂的肌腱發炎。
     右半邊從腳到手,還有肩膀、頭部都酸痛得煩躁不舒服,尤其是手和大腿明顯是氣血衝不過去的痛!終於領受到武俠小說裡的「筋脈斷」的那種痛楚。右大腿是車禍舊傷復發引起的酸痛,或許這樣才導致右手容易受傷。
今天的酸痛已非我這個耐痛的人所能忍受,連醫生都認為我是耐痛的,可見今天是多麼難受的一天。因為酸痛難熬當然就不想碰電腦,什麼事都不想做。以為睡一覺會好些,大白天睡覺是不正常的,不過最後還是痛醒了。昏沉中終於也讀完【屋頂上的小孩】,一本令人心痛的哀傷故事。
      右手掌與手指痛到連做午飯的力氣都沒,下午翻箱到櫃終於找到消炎的冷敷藥布來貼,果然舒緩了些。現在只剩下拇指和中指還會陣陣酸痛,或許去打支針能舒緩更快,但是,這幾天還是得受點苦了,也只能多使用左手,好讓右手多點休息時間。
身體少有這樣的病痛,今天獨自面對這場痛楚,更感受到生命的孤寂,身體的病痛,生命的開始與結束,他人都無法代受,還是要自己孤獨去承受。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