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冷斃了,早上看廊下溫度滑到5度,聽說昨天是3.5度!上百公尺的地區是1度,原來這麼冷,難怪昨天清早開車出門,手腳僵硬,動作遲緩。今天還是乾冷沒有水氣,孩子們期待的雪不來,倒是屋頂和草地上,還有停在屋外的車子一片雪白冰霜。從院子望出去,附近鄰居那棟搖搖欲墜的老房子,黑色屋頂有如被雪覆蓋,園子裡的溫室上頭也是一層白霜。 

        這樣的溫度手腳冰冷,根本提不起勁做事,不知為何心情也跟著往下滑,感覺就要降到冰點的溫度!聽說這還是93年(三月雪那年)之後最冷的冬天,根據氣象預報,還會再冷幾天,真希望這樣冰凍的寒流趕快離開。 

        晚上決定吃熱呼呼的火鍋,這個蔬菜火鍋料還是前天晚上在楓康超市買的,本來是準備當天晚上要在妹妹家吃的,因為他們帶孩子去苑裡選購家俱,不知道會去那麼久!我先到台中的學校領第二天早上外部考區的考卷後,沒有鑰匙進去她家,後來只好跟以前的同事去吃飯。

        等她們回來已經很晚了,只好留著昨天中午要給小依她們三父女吃的,結果是小依要吃火鍋,小霓不吃,最後還是帶回家裡來。晚上小霓為自己不跟小依一起吃火鍋找理由,她說「全家一起吃」不是很好嗎?她還真是轉得快啊!

09.01.12草地上的白霜 09.01.12草地上的白霜

      昨天是忙碌疲憊的一天,早上不到七點出門,晚上結束工作回到家,差幾分午夜12點。打開車門刺骨的冰冷,昏暗中看了一下溫度計,指在4-5度之間。回想昨晚監考結束,車子開出校園上了快速道路接國道後,飛車拼命要早點回到家,就像被下魔咒,怕過12點回不來的心情! 

      因為一個決策下來,元旦連放,上週六要上班上課,時間又太緊迫,接下來也是要補班、發消費卷,再來就是過年了,既定的行事曆根本沒有挪移空間。上週六下午的期末考,只好改在週日(昨天)晚間來考,對學生昨天要連考九節實在有點吃不消,監考老師跟試務人員也不好過。

        尤其週六有監考,周日還要發送外部考區的試務監考,這真的是吃力的工作。昨天上午送考卷到外部考區,傍晚考完送回學校,接著晚上的監考(原本是周六下午),連續工作近二十小時,連晚餐都只能囫圇吞,這樣的緊張生活真的不好過。 

      這幾年很少深夜開車,早期常常深夜才從外地回家,午夜後回家的機率不少,九二一地震後已減少,只在大弟常住院那段期間,他狀況不是很好時,比較常在深夜從醫院回來。 

      自從大弟離開我們後,最近的一次是兩年多前,百歲外公臨終前從醫院回山上的家裡,救護車先離開醫院,我先聯絡後事處理準備,獨自在午夜後開車隨後回家。一路祈求菩薩引領外公,讓老人家好好的離開,別有罣礙!那天心中有佛菩薩陪伴,心倒也平安。

 

      昨夜車子越開越緊張,尤其在高速公路上,看每個車道的車子時速都在120以上,不知不覺也跟著開快,平常兩小時的車程,竟然一個半小時到家。細胞死了一堆不說,原本疲累想睡的瞌睡蟲早跑掉了,加上山上冰點的溫度,洗過熱水澡還是無法馬上入眠,也不知道到底是幾點睡著的!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