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聽親友談到親人或朋友生病、住院、死亡的事,談多了對生命不由又有些感觸。以前跟人家談安寧緩和醫療、臨終關懷,甚或生命最後一程的事,也會想到如果這些事發生在自己身上,還能這麼坦然嗎?雖然也經歷過親人重病死亡,處理生命最後一程的經歷,悲傷最後還是會過。但如果是自己經歷病痛,即將面對死亡,或許還是需要時間的調適與掙扎!曾經在課堂上模擬死亡過程,假設有一天自己重病或臨終前要如何因應,這些都只是模擬的心理準備,真正遇到還是需要時間與勇氣整理心情的!

        有時候會胡思亂想一番,到底生命應該定位在什麼地方?什麼樣的價值才是真理?生命的長度有時候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只能把它交給佛菩薩、上帝,但是生命的寬度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上,我們可以做的是增加生命的寬度。凡事斤斤計較,拿一把尺量別人卻看不見自己的缺點,汲汲營營追求名與利,不管是怎樣的人生,最後終須一死,計較再多也帶不走,反而種下更多惡因;有些人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總是看見別人的優點,不是看到他人的缺點,這樣的人或許是馬馬虎虎的態度,卻能和樂過日子,一生沒有愧對他人,生命最終不會有遺憾。

有位80多歲的老農婦,她的兒女都住在另外的地方,老伴前年往生,她依然一個人住在老家,不想麻煩兒女,就是至今還抱病,兒女要接她去住或想回來陪她住,她認為還可以自己生活不用麻煩兒女!讓兒女比較擔心的是她身體越來越虛弱還想做農事,只是她有自己的想法。就在最近身體不舒服,住院檢查發現她的腫瘤轉移,她對女兒說寧願生命最後是做到倒在田裡,也不要像老伴一樣最後是什麼都不知道,幾年前有一天,她的老伴在街上忘了住哪裡,還是別人發現他突然這樣,趕緊通知他的兒子送醫治療,後來症狀越來越嚴重,漸漸的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到後來連兒女都不認得,坐輪椅,躺床上,器官逐漸萎縮衰竭,就這樣結束一生,她看老伴最後情形,自己不要這樣活著。

我說她想做就讓她做,才不會每天沒事想自己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活,這是她的精神寄託,說好聽也是轉移作用,只要她的兒女都有共識,就算有一天發現她的生命結束在田間,也要為她祝福而不是悲傷,只要把她身體清理乾淨,穿上乾淨的衣服就好了。別說我說這話很無情,這不也是生命的型態,生命最重要是價值,不是表面看到的。已經躺在病床上還惦念著病發前種的豆子,迫不及待要出院回家照顧,這就是她當下的生活重心,又怎能剝奪她的希望,勤儉的老婦怎能看農作物放著不顧,所以得找出讓她寬心的辦法,就算送給鄰居照顧採收,對她來說都是好的。就在送人家照顧收成前,也吃到她初回摘下來的嫩敏豆,吃著吃著,就這樣勾起我再度思考生命這回事。09.04.23 09.04.23 09.04.23 09.04.23

       我很敬重默默努力活出自己生命的人,鄉下的老村夫、村婦,他們雖然不是什麼高級知識份子,也沒有顯赫的地位,但是,他們對生命的認真,對天地萬物的敬畏,純樸的性格,待人和善隨緣不計較,要說他們的人生哲理是現代文明人該學習的。人從一出生就被拋擲,學習社會期許下的東西,庸庸碌碌過一生,從沒認真思考真正要的是什麼樣的生命品質!有的人是到臨命終了才突然恍然大悟,有些人卻永遠沒有機會反思覺悟!生命到底要定位在哪裡?這是個人價值的問題,每個人理念不同,只有自己清楚,但也勿須評斷他人的生命。

        今年清明法會時,聽到一位朋友提到以後退休要去當志工,當時差點脫口而出「當志工不一定等到退休,妳能保證一定能活到退休嗎?」這句話是夥伴們之間常談論的話,只是對一般人或許不適宜,所以也就縮了回來!在活著的每一天,想做什麼要把握時間機會做,不一定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做,主宰者不見得會讓我們等到那一天的。

        面對生命的態度如何?決定一個人的生命品質。農業時代的人面對生命的生老病死,反比科技文明時代來得坦然,以前的人敬天、畏天,也很清楚最後主宰者不是人,今天的人類過分驕傲,以為真能人定勝天,心理沒有做好調適,最終還是被打敗。遇到天災被大自然打敗,遇到重病被病魔打敗,生命出現很多的怨與恨!如果能預做準備,生命最後會是微笑離去,不會是含怨而終。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