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颱風(八八水災)後,心情相當複雜,家園重建的工作相當累,時間是緊迫的,每天從早上睜開眼睛忙到深夜,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一個多月,沒有一刻得以休息!當然,在這種狀態下,無法放新文上來,也沒時間回留言及到各家逛逛去。這兩天感覺過度疲憊體力無法負荷,健康亮起紅燈,週六下午整個人不舒服到無法工作只得休息!還好也在這兩天恰巧來個可以長年幫忙工作的人,原本在颱風前就應該來的,拖到這麼久才來,更是讓我們忙得無法喘息!現在有她的幫忙,才有喘氣的機會,希望她能做得來不同性質的工作。現在多了個人手,至少有點時間整理這陣子的思緒。

  這些日子以來雖然很累,但,還過得去,感謝大家的關心,所有關心我們的好意心領了,也感受到生命裡有你們真好。風災期間斷訊息那段日子,親朋好友們的憂心與關懷,又讓我感動好久好久,回想大家著急的天天撥電話發簡訊,想要獲得回應平安的消息,這樣的情意再次深深感動處在重災區的我。災害發生那段期間,處於孤島對外完全斷絕狀態下,奈何還是過了好些天才能看到這麼多的訊息,還有這麼多的未接電話。此生,擁有這麼多的關愛是幸福的!當然在這期間常用的E-mail信箱也爆掉了,所以有很多的信是看不到的,至今也還沒有時間處理信箱的事,更無法回覆給大家。

這場災難來得令人無奈,原本以為一切尚好,雨量竟然從八月八日開始往上攀升,鄉親們已經開始有警覺,這場雨會再度為此地帶來大災難!該撤離的也趕緊準備到安全地方,這麼多年面對天災的經驗,不敢拿生命開玩笑,寧可暫時棄守家園,等天災過後,老天爺要留下來的自然會留著,如果不幸毀於天災,也只有認命接受。棄守也是無奈,但是,至少生命留著會有希望的生機。

八月八日當天下午,雨勢雖然大,看起來還好,二弟還帶著姪女、姪兒(小于、佑仔)和兩位外甥女(小霓、小依)去街上買蛋糕。晚間,雨勢依然很大,更加擔憂起來,但是,全家還為三位爸爸(老爸、二弟、妹婿)慶祝父親節,當時,盯著累計雨量已經2000多公釐,破了十三年前的紀錄,不時聽到兩旁震動的地鳴聲,大家很清楚那是土石流的撞擊聲!更晚時,再度停電,豪雨不停,開始擔心住家旁的溪流上方萬一坍方、堵塞,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弟弟們不敢去睡,深夜仍然拿著手電筒監視溪水動向。

幾位小孩子開始厭煩這場不停的雨,一邊慶祝父親節,還一邊幫這場颱風取了閩南語「抱著哭」的外號,又編了關「莫拉克、土石流」的歌,希望能趕走颱風!但是,孩子們的希望不但落空,第二天小于和佑仔也無法回學校去,直到一個多星期過去了,有鄰居需緊急就醫,才恰巧搭上順風直昇機,小于才能回學校參加暑期輔導課和畢業前的參訪。

挨過漫長的一夜,整個村子變了樣,家附近的溪流阻斷交通,幾家人又再次成了孤島。不久傳來更可怕的消息,整個社區的對外交通開始癱瘓,通訊也逐漸中斷,下午時分,幾百公尺外的溪流衝出土石流,頓時,小溪變成又寬又深的大峽谷,就這樣把整個社區一分為二,再度畫出更多的孤島,道路、電力、電信全部癱瘓,與外界就此隔離。

  這場天災的劫難過後,有憂亦有喜,尤其電力、電信還沒摧毀前,看到南部的災情,心情很沉重!之後這波水患淹到中部山區,雨量更是驚人,訊息就此斷了,電力、電視恢復後,又從媒體看到南部災民的狀態,心情更是沉重,不知道是媒體的炒作?還是政客的手段?亦或南部災民真的已經癱瘓?寧願相信這樣失去理性的現象是少數,多數災民還是像我們這裡的一樣,是善良、認命的!

  這場災難又讓我回顧這十多年來接二連三發生的天災,對生活在這塊土地的鄉親有感佩喜悅的心。天災過後,村子裡的每戶人家,想的是失去的要想辦法彌補回來,就是物資的救急也是救災單位直接送來,還婉拒再度送來,大家只希望交通趕快搶通,未來還是要自己來,而不是靠政府或社會團體的救助,每戶人家只想到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度過,這是村落居民的共同目標,從來不去想補助的事,而是如何再度站起來!失去耕作土地的,想盡辦法到處找土地租借,想的是如何度過眼前危機,趕緊要再次種植可以暫時活口的短期作物,至少得以度過今年,明年的希望再慢慢擘畫。

    風災後,趕緊自力救濟,能自己來的,大家同心協力,打通斷絕交通已成孤島的通路,並不是等著政府來救助!因為生活是村子自家的事,能做的不能靠外界救援,尤其在物資上,早已被多次災害教育,每家早在颱風前一定備糧半個月左右,除非是連家都被吞噬,如果有警覺性的居住地區,甚至早已撤離到安全地帶,所以才能在住家被土石流洪水吞噬後,能沒有人傷亡的紀錄,這就是被多次的天災訓練出來的,也是值得慶幸的事。

  十幾年前的台灣年雨量是2000公釐左右,十三年前的賀伯颱風在南投山區和阿里山山脈下了1900多公釐的雨量,造成此地重大災難!當時,中央政府高層、媒體都把箭頭指向居民濫墾,卻故意忽略驚人的雨量,以及開闢新中橫公路(21)的工程重大疏失,這樣的傷害是在訊息完全隔絕之下發生的,當鄉親們知道這種戕害時以為時已晚,造成日後外界對此地不正確的觀感!

記得在當時,只有了解當地狀態,體察民情的省府、縣府首長真心的替農民說話,當然,還有幾位之前有實地探勘經驗的良心學者站出來說話,只是,他們的聲音被淹沒!更何況之前的傷害已經造成,這也是對照後來發生在他處的天災,政府、媒體的處理方式迥然不同,不知是警覺過去的錯誤?還是有偏私的主觀意識?這些也隨著台灣之後天災頻繁,對災難來由有不同的看法!

這次的八八水災,總統在巡視南部後親自來了,他說南投縣是他最後到的災區,大家能體諒他的勞心勞累,眾多居民只有理性訴求的聲音,不會讓極少數的無賴破壞淳樸的民風。何況這麼多年的災難經驗,已經被天災教育,不會是賴著要政府負責的心態,我們敢說這也是他感受最溫馨的重災區,只有理性表達面對天災的心情,以及之前所受傷害的委屈,沒有謾罵與指責聲音。

此次天災,居住在玉山山脈下與阿里山山脈下的這個地區,接收3000公釐的雨量,從八日晚間開始,不斷聽到大河的土石流撞擊聲,這樣的災害發生在這裡,這個地方同樣被列為重災區!可喜的是在這裡,少了謾罵、指責與要求賠償的聲音,鄉親們還是跟十多年來一樣,面對天災只能認命接受,再苦還是會撐過去的,看到大家的生活態度,更是以居住在玉山、阿里山下為榮,從小經歷大大小小的天災,看著大家的生命韌性越來越堅韌,面對天災的心態越來越正向,越來越豁達,痛苦、失落是一時,有個共同的信念是「只要有生命就有希望」。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