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昨天清晨開始,家人的心情一路下滑。今天,媽媽腿部壓迫神經,痛的症狀沒有緩解,痛得哀哀叫,連假日沒有跟父母出去留在山上的小霓都哭了,得一邊注意媽媽的狀況,還要安撫小霓害怕的心。中午看狀況不好,假日醫生休診,連絡主治醫師後就近送去診所打止痛劑,回來依然一刻不停的哀嚎,把全家的心都攪亂了,大家束手無策,只得很不願意用到社會資源,趕緊叫119再送醫院。

家裡最怕就是不平安,只要有家人健康出問題,或是遇上什麼事,平靜的家就亂了。這種擔心受怕的情形才平息六年,雖然我是家人中遇到事情比較鎮靜,認命接受那個人,但是,還是害怕這樣的事再發生,尤其靜下來時,還是會處在焦慮恐懼中。前些天小于在學校吐到不行,只得接回來再度進醫院,這件事才平安度過,如今又遇上,且問題更大,真的是無奈。

如果家裡有親人不配合照護好健康的,往往把小問題拖成大病,遇到這樣的事也只能「無奈」。以前媽媽愛唸爸爸小毛病不看醫生,等到大問題才害子女跟著受罪。但一路下來,買給老人家吃的營養品,爸爸都按時吃,媽媽卻老是說她身體很好不用吃,如今卻是她沒有照護好自己的健康。親人有病痛無法代受,當醫療處理後仍然沒有大改善時,只能看著她痛,這是人生最大的無奈。

昨天大清早還在睡夢中,爸爸在窗前喊我,直覺反應是發生事情了!迷迷糊糊中從床上跳起來,衝到爸媽住的那棟屋子,看到媽媽整個癱軟在客廳椅子上哀嚎。原來是深夜腳痛起來,早上要去廁所痛得癱在地上。要說這件事的始末,起因於她早些天睡覺時閃到,看過醫生,吃過藥還是沒多大改善,前天已安排要再帶她去看醫生,她不願意去醫院,總是說好多了,只是酸酸的不用再去看醫生。

只是,前晚「痛」的症狀出來,昨天清晨痛到受不了。看她那樣,趕緊送去醫院掛急診。在急診部,能處理的也只是先打止痛劑控制疼痛,等門診醫師來。針劑打下去半個多小時,她還是痛得哀哀叫,驚動護理站的醫護人員,值班醫師只好再補一針強效的。已經交班的好心護士特地去等門診醫師,請他優先到急診部看媽媽,之後檢查結果發現是嚴重骨質疏鬆,已經壓迫到神經才痛成這樣,開藥後等週一複診繼續治療。

以為症狀會舒緩些,但是,今天早上,逞強要自己去廁所,還好是爸堅持扶著她去,不然後果真不堪設想。再次壓到神經,就是止痛藥也吃了還是痛,又去打了針還是痛!我們身為子女的無法代受,只能用各種方法試著看能不能舒緩她的痛,就是要她以平常的修持轉移注意,看能否減輕痛的感受,但是她一概無法聽進去,還是不斷的哀嚎,弄得全家人的心都往下沉。

這種痛我嘗試過,當年車禍傷及神經,痛起來時痛到冒冷汗、掉淚、尿失禁都來了,幾次痛到受不了真想把腿鉅掉算了。醫生能做的也只是這些,還是無法緩解的情況只能靠自己。當時自己運用各種方法減緩痛的感受,用禪的方法「觀痛」,觀注痛點,看著痛點不當自己,任由它去,還用了冥想、念佛來轉移注意力,才能熬過不知多少日子的肉體痛。

媽媽雖然住進醫院,但是假日醫生休息,也只能做疼痛控制,等到週一才有辦法再詳細檢查醫治。發生這樣的事,不得不讓我再次想到生命這事,每個人都會有老的一天,吃五穀雜糧,免不了會有病痛,遇上時如何因應、對制,成了平日修行的重要課題。理論與實踐在生活上有大段距離,平常沒親身經歷時,道理都曉得,真正遇上能不能做到才是最重要的。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