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來在情緒混亂中,所有事情一起來!還好有佛法,度過一次又一次的生命苦難。清晨五點多醒來有個衝動,想今天自己大早就去台中的醫學中心。該來的還是逃不掉,明天會不會又是個變數,與其讓這顆石頭壓著,不如提前摘除,希望只是單純不麻煩的事。念頭才起,又顧慮到媽媽昨天才出院,大早出門沒有任何交待,加上家裡事情沒安排,人去醫院也不放心,想了一下,還是起床做家事,按預定計畫明天再去吧!

這陣子多事,自己的,家人的,體現無常,要來一起來,一次痛個夠。年後,爸爸家族三兄妹家裡都有人進醫院手術。感恩,媽媽是有驚無險,折騰十多天,安全手術挽回健康,日後只要休養復建。無能力照護叔叔或姑姑家了,只能各家照護自己的家人。回到週日清晨那一重擊,心再痛得無法呼吸,還沒有多餘時間整理失去一個人的悲痛情緒。事情還沒結束,未知還在後頭等著,得盡快到醫學中心的醫院手術處理一顆頑劣長九十度未浮出牙齦的智齒,不然,逐漸被快速啃蝕的另一顆牙骨會是更大的災難,這又是突發狀況下發現的麻煩事,是要取代、轉移悲痛不已的情傷嗎?

週日的清明法會,原本是以虔敬感恩心參加,卻在會中湧起萬般情緒,成了無法制止淚水的痛。隨著懺悔、拜願,淚水無止境落下,模糊、感染前後左右跟著頻頻拭淚!是在悼念愛別離?還是懺悔求不得的苦?懺悔累劫的罪障,無止靜的心漂浮,雜亂無序的念頭不斷湧現,找不到平衡點,悲從中來,止不住悲傷。再度淚灑法場,有如又死一次,烙下深痛印記。拜懺、禮佛,混雜不斷湧現的念頭,只能無語問蒼天,為什麼是這樣?不想失去還是失去,否認、無奈、沮喪情緒,壓得喘不過氣,恨不得就此死去,痛不欲生,心糾結絞痛起來。來回在否認、無聲納喊、沮喪、麻木、認命的無力感中。

不該大早開電腦,不該看見讓「心」碎去的信!整個心往下沉淪,寧願什麼都不知道,寧願還有一點期待,卻被狠狠打了巴掌。滿心喜悅要去參加報恩法會,為什麼要在這一天知道此事?思緒混亂,失去真知,想,是否撤去此宗姓的祖先牌位,還是照往常呼請?理智上一個聲音出來,既然虔心要做,是報累劫親恩,是累世結下的因緣,不該跟個人相提並論,結緣、了結一段因緣吧!

出門半小時前被這重重一擊,腦子整個空掉,來不及的情緒被時間取代。忍著一觸即發的情緒,開車出門,才過幾分鐘,再也忍不住淚水奔流而下,彷彿回到多年前接連失去親人的痛,那段時間,常常車子開著莫名落淚,那是既無奈又刻骨銘心的痛!不同是,這次哀悼的是死的自己,如果「死」能不再這麼痛苦,如果沒有任何牽絆,或許任由隨心而死,不只是心麻木,更多是不知所措!

沉浸在拜懺法會中,靜不下「心」來,念頭不斷湧現,好幾種音聲交互出現。難以平衡的得與失,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如果失去的是換回媽媽的健康,兩相衡量應該已經值得,還有什麼好悲傷的。只是,這樣的結果不是想要的,長久的期盼被無情的啃蝕消融,連一絲等待希望都不給,未來生命動力還有什麼?

起個大清早就是要準時到會場,為何要去動電腦接受這訊息。當天除了報歷代祖先恩,親恩、師恩等,更重要是感恩菩薩慈悲,護佑媽媽一連串檢查後,有驚無險順利手術,是何等恩寵。生命裡有得必有失,人生無法完全圓滿,是被選擇?被迫的選擇?還是這是最好的安排?

壓抑不住極度失落的悲傷情緒,很努力喘氣呼吸,不讓心這樣死去。再多的回憶已喚不回,希望能選擇性失憶,不要有這段殘忍夢。週遭還有我愛的人,失去一個人的愛並非世界末日。唯有在這樣的念頭下,才能撐住逐漸微弱死去的心,喚起活下去的勇氣、希望。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