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累,晚上總想好好睡一覺,尤其這幾個週休假日連著上兩天課,週六在外面過夜總是睡不好,週日回家是最好補眠的機會!腦波不打烊,接續週日提出來分享討論的「夢」,逼往潛意識覺察自我狀態?夢是要告訴什麼?

難怪週一好累,好累,是前夜-清晨的夢惹的禍。三個夢境,除了一個可以清楚知道壓抑許久的事,夢中潛意識自然爆發,發洩平衡一下,這是好事,少去衝突與不愉快。

另外兩個夢與死亡牽連,亡者是生活中不認識的,靈堂竟然都在自家,這真的超詭異的!夢境裡的人、事、物、地點、過程很清晰,這夢到底象徵什麼?要如何自我覺察,夢要傳達什麼訊息?

做夢是自然現象,一般發生在「快速動眼期」,有如催眠深沉狀態,只是一夜三夢,會不會太誇張啊!?睡眠從意識到潛意識深層,夢就發生在潛意識,有些清楚可知,有些則是象徵,這樣的訊息是什麼?只能靠自我覺察解夢。 

與死亡有關的夢 

第一夢

       醒來,推開門,下過雨的院子裡停了好幾部車,連鋁門前的走廊通道都停了兩部車,其中一部是沙灘車。

       爸爸跟鄰家的林嬸正在佛堂前講話,佛堂旁的爸媽房間窗前騰出空間,有個初步擺設的小靈堂!心中疑惑,大家都好好的,為何擺這個東西!

       問了句:「是誰死了?」鄰家嬸嬸回說是他哥哥,要借用這裡當靈堂。沒有感覺死亡的氣氛,視線望向遠端鄰家的庭院房子,疑惑怎麼不放在她自己家。與鄰家的直線距離隔著至少三百公尺遠,視野360度清晰可見。

       夢,停格在這裡,醒來。真實裡也疑惑這個夢境,疑惑鄰家的林嬸為何把靈堂設在這裡,按照常理爸爸是不會答應的,夢裡他竟然忙著幫忙打理。 

 

第二夢

       人從外頭回來,在鄰家林嬸屋後的路上遇到人(忘了是誰)寒喧一陣子後,看到蓁師父和一位法師正在有點距離的對岸,是住家的方向,地型地貌是早期的樣子。遠遠跟蓁師父用呼喊的打招呼,眼前的一切依然清晰可見,告訴他「我要回家了」。他則回答「再打電話聯絡」,顯然的,他不知道我的家就在他所在的方向。

       很快的,影像轉向三弟正開著藍色的小車回來,知道那是我的車卻是陌生的車。他穿著冬天的衣服,清楚知道他剛從外地回來,特地又開車子來接我。回到妹妹家門前下車(是目前的地形地貌),詢問妹妹是否看到蓁師父?此時,看到三位年輕的陌生法師正在院子,其中一位非常年輕的女眾師父穿著袈裟,第一眼所見是紅袈裟的福田衣樣子,走近卻是藏教的七彩幡顏色。

       妹妹指著往茶廠旁曬衣場,蓁師父往那條櫻花道走去。

上去茶廠,先聽到念佛聲,看到茶廠裡正前方和左方成L型擺設靈堂,正前方是小靈堂,左側是階梯式的法會式場的花台佈置。小靈堂上跟式場各擺著遺照,是兩個清晰可見的陌生臉孔,像古代人、又似原住民服裝的夫妻合照,透出的訊息是對恩愛的夫妻。依然沒有感受到死亡的氣氛,靈堂上的夫妻照是誰?象徵什麼?遠遠有個聲音傳來:「恩愛夫妻是前世…,那是前世非今生」。停格,夢醒。

在靈堂上的夫妻照是誰?要傳達什麼訊息?指向什麼?前世恩愛夫妻,這一世不一定還是夫妻?還是悼念前世深情?在潛意識遺忘前世吧!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