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連著幾天睡到半夜驚醒,胸口悶得發慌,莫名的擔心、恐懼,莫名的焦慮與不安。敏感直覺感受到有事情即將發生,卻又無法得知會是什麼事?心靈的不安讓人的情緒跌落到谷底,那種感覺很不是滋味,急於探究即將發生的事。是左腦的邏輯思考阻礙右腦?還是右腦自然停滯?亦或右腦累了?整個人沉浸在現實與夢幻中掙扎,悲傷會讓人死去,前面才逃,後面又追,人生如夢,夢如人生,如夢幻泡影。

在不安的情緒中睡著,夢再度來擾,是一種情緒轉移,至少夢裡轉移掉那種不安,在夢裡只關注活在當下的感覺,感受不可多得的幸福感。心靈的不安是否受到偽裝背後的影響?是敏感還是多心?從開始至今,老是覺得事情不是表面看到、聽到的,已經過了好幾年,依然有很強烈的感受。在不經意中感受到隱隱的驚嚇與不安,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卻不能問也不用問,因為得到的答案不能如意,又是另一種偽裝只是更沉重的心疼,只能不動聲色,不給予負擔,沒有盡頭默默陪伴著。

當知道又即將面對分離,已經覺察到這就是莫名恐懼、焦慮與不安的來由,是潛意識預先知道透露出的訊息?當下麻木一陣子過後仍然有淚,早該預知的事,只是一味的奢求,珍惜活在當下的感覺,自我欺騙不去想未來!一陣心痛的感覺襲來,到底是自己在痛?還是感受到他人的不安與痛?這種痛到底有沒有解藥?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不斷說服自己,朝正向思考,改變自己的地圖。以為已經獲得療癒,不抵一波漣漪掀起,依然無法釋懷,只是痛不再那麼痛,是面對無常、世事多變已麻木?還是無奈已到極點?或是已經有了免疫力?這就是人生的功課,在還沒有學會前,輪迴如影隨形,在逐漸淡去傷痛,又不預警的襲來,還要多久才能學會這艱難的功課?才能獲得真正的自我療癒? 

10/27-10/28

昨天心不平靜,感覺很焦慮,是待辦的事沒完成?還是受T的影響?整顆心就這樣懸著,深深感受到一股焦慮與不安,納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問也是白問。到了晚上,想著沒有完成的事情,給了君電話問及作業的事,還好她也忙著還沒有完成,有人陪著,心裡踏實些,就放任心情跟著感覺走!依然得靠著自我催眠放鬆、深化睡著。真的就如君說的「自我催眠睡著後,最好再有個美夢就更完美了。」昨夜,就這樣連著兩個夢,前夢真的是放鬆後出現的美夢,清晨的另一個夢是糾葛不清的夢。每個夢醒來都很努力記下來,想要知道在告訴什麼訊息。

前夢的景致是一棟很美、很豪華的落地窗屋裡,可以看到外面寬廣的草坪,看到很多人來參觀,羨慕住在屋裡的人。當時,自己還有身旁兩個人(忘了是誰了),悠閒、舒服、放鬆的躺在屋內的地上,欣賞的夕陽的風景,望著窗外一群羨慕的眼光,感覺自己很幸福,內心告訴自己,暫時放下,不管過去與未來,就這樣享受當下的幸福,不要去想其他任何事。

醒來,睡前不平靜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了,焦慮不見了,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只記得自我催眠放鬆進入深化,接下來沒有記憶,應該是睡著了,感覺還沒有進入自我暗示就進入夢鄉了。醒來努力記起夢的一些內容來。

清晨的夢又是身處TG校,大家分組帶著孩子去野外烤肉。看見自己先到目的地,卻不見同組其他人來,猜測帶頭的人又不按牌理出牌中途另覓地點。其他組的人都來了,也快樂的活動著。同組的只有幾個人,還是照樣生火野炊,雖然少了大半人還是很快樂。夢裡又見令我焦慮糾葛的上司,雖然有畏懼,卻常在夢裡相遇,這就是牽扯不清的緣分。

活動結束,打道回府,竟然跳到另一個境。回到好些年前雇主的家,同行回來的不是烤肉那群人,竟然換成S喝醉了,幾個人將他扶進一個房間休息。心裡掛念他要去照顧他,因為他會醉成這樣罪虧禍首是我,是夢裡的我傷了他的心很深很深。只是,心糾葛卻沒有真的去照顧他,反而是走進老闆娘的房間找她,還說好幾年沒回來差點找不到房間的話,有人告訴我該睡哪一間房。夢裡那顆心仍然懸掛S不知醉成怎樣,掛心的想去看看他。夢停在此醒來。

11/1

再度進入夢境,看見T的眼神是那麼的奇怪,說不上來的無助、擔心,卻又偽裝成沒事的安適狀,尤其隱藏的焦慮與不安卻又被看見。人為何活得如此的辛苦?為何不敢吶喊?為何不說出口要如此的ㄍㄧㄥ著,內心脆弱卻硬要表現出強壯的一面,隱藏不住不時透露出的焦慮與不安訊息。還是納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心靈深深感受到外表背後那股力量,卻無從得知。還是等待,當一個人不願意說出來的時候,儘管怎麼問也是白問,往好的想或許就是不想給人負擔,把心裡的苦隱藏起來,獨自去承受。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