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做夢,應該說是醒來還有記憶的夢。這幾天感覺是既疲憊又勞累,是天氣?還是磁場亂了?夢了幾場且記憶深刻。

前天晚間不到10點累得想睡,這一夜沒睡好還連續做夢,不是跑得很累,就是跟時間追逐。先是跑給土石流追,誰說夢是黑白的?夢裡清楚看到上游滾滾黃色洪流往下奔騰而來。逃過一劫醒來再睡,竟然還在跑,這次是追趕搭高鐵,清楚時間的流逝,只是分不清白天或黑夜。當時是晚上,為何天還是亮的?還能清晰看見售票週遭環境,不合邏輯是售票處與高鐵站竟然有段距離。

先前的夢是在山上發現土石流來了,為了趕緊通知下游的人,竟跟滾滾土石流賽跑,嚇到腿軟逃往高處逃,這一路的逃命,很清楚看見高山上的土石滾滾而來的驚嚇場面,奇特的是人竟然能贏過驚濤駭浪的土石流,醒來當然感覺很累!

再度入睡出現的夢是第一次要搭高鐵去高雄。夢裡的售票處電子牌是平時看見的黃金色,閃爍往南是高雄,往北是台中西區,當時的地點應該就在台中附近。自己往高雄那方向排隊買票,售票小姐還很熱心的告知怎麼搭車?顯然知道我是首次搭高鐵,耐心教我怎麼進到車廂去。奇特是清楚知道時間,排隊買票的時間是8:31,車班是8:38的,買好票是8:32,走出售票處,發現竟是離高鐵站有段距離,頓時不知哪個方向?又想到去到高雄會是晚上9點多,應該先給B去個電話,這也表示有清楚目標去處。弄清楚方向,要在短短6分鐘趕到高鐵站,又是一段累人的追逐,難怪醒來很累。

前兩天夢裡是T從外地回來,說了一些牢騷話,依然握著指導權的強勢作風,不想跟他發生爭執,摸摸頭安撫情緒做個鬼臉笑笑。進到大樓得先越過走道好幾部腳踏車才得以進門,其中一輛佈滿灰塵那部是T的,表示T不在家有很長一段時間!越過這些障礙物臨進門前,竟然推說要先去辦點事情再回來,往外走前回頭看見T有些落寞,發現原先的烏黑頭髮白了大半,心裡有些不忍與難過,只是,並沒有打消往外走去的念頭。

在買東西途中遇上鄰居們,她們剛參加一場活動結束,大家聊了起來忘了時間。眼看時間所剩不多,感覺還要去什麼地方,回去跟T相處的時間更短就要離開。心裡升起個心思,這陣子在外地工作的T累壞了,反而擔心起T見我來去匆匆,沒能好好相處會很難過,轉念起了取消下一個行程的念頭。夢境發生的心情掙扎也反應在現實世界,是自己的心太過仁慈?還是捨不得放下,捨不去某些失去的東西?總是有所掛念,婦人之心?在得失間掙扎。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