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到爸爸的故鄉彰化祭拜奶奶,又去靈山禪寺祭拜我那九歲死亡的姑姑。不免想起爸爸的坎坷童年,爸爸三歲時失去父親,叔叔成了遺腹子,當時姑姑才兩歲,身為長子的爸爸童年是悲苦的,小小年紀就當人家的童工,為了生活奶奶只能去做幫傭養育孩子。年幼的姑姑還得照顧比她小的叔叔,叔叔得了痲疹被她用草藥照顧好了,自己最後卻是死於痲疹,如果當年有人照顧,姑姑就不會那麼早離開人世,在無奈的年代總是發生一些無奈的事。

每當想起父親那一代的苦難,心裡有說不出的痛,雖然小時候的我們也在貧苦中成長,但是,比起爸爸他們那一代,我們可是幸運多了。中醫師的爺爺是兄弟裡的老二,在當時是家族第一個死亡的,爾後他的兄弟接二連三去逝,奶奶與爸爸們更是無依無靠。根據後來查證,當時「瘟疫」在當地傳染開來,爺爺或許因為不懂得防範,把別人救活了,自己卻賠上性命,也讓他深愛的妻兒從此掉入苦難的深淵,不只是要面對貧苦生活,還要接受戰爭帶來的另一苦難。

小時候聽奶奶或外曾祖父(奶奶的父親)談那個時代的悲苦,不知為何感受特別深,深深刻入腦海。今天當我們跟孩子們提到我們的童年往事,他們很難感受到那種辛酸,真的是時代不同,或是他們的生活背景跟我們差太多了,無法體會窮苦的生活是什麼滋味?

隨著時代的變遷,「慎終追遠」的觀念也顯得薄弱,前些日在辦公室討論現代人對清明「掃墓」的看法,發現很多身為父母的不再重視,尤其越來越少讓孩子們參與,反而會覺得是很麻煩的事,這真讓人感傷又感慨。記得小時候「掃墓祭祖」是很重要的事,除非真的有很重大的事,不然家族每個人都得到齊,現在很多家庭是派代表去就好,漸漸的「掃墓祭祖」不再那麼重要,這也難怪倫常道德觀也隨著時代改變不被重視。

看這個時代的社會亂象,就連高知識分子的政治人物,也已把傳統的倫常道德拋至九霄雲外,不只是道德歿,就連「飲水思源」的觀念也快蕩然無存,這是個怎麼樣的時代?這不也是這個時代的另一種苦難!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