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靈失落

  

       從獲知你辭世,難以回想那十幾天的生活是怎麼度過的,只依稀記得是在忙亂、錯愕,失落、悲傷的交錯中,再次體悟世事難料、生命無常。或許你正偷偷笑著,怎麼還放不下!也許是太依賴、信任你的關係,雖然早已接受你會離開的一天,還是奢望你不會那麼快走。就算你老早把事情安排、交代好了,對你仍有不捨之情,而且更難以接受是你病情急速惡化的事實!不過也已經是事實,請你容許我的悲傷,痛過之後我仍然會過得很好的。

接到你捨報消息那天,學校正忙著辦活動,正巧在短暫休息時間接到電話,看到顯示的是你的手機,很自然的以為是你,高興的喊了你。電話那頭竟是一陣沉默,之後才聽到芬師姐的聲音,她平靜的告訴我你已經走了,當時我一陣錯愕。後來問了你離去時的情形,她告訴我你走得很平靜,沒有痛苦。聽她這麼說我也感到安慰,關心她的狀況是否安好後就急急掛電話,仍在忙碌中完成整天的活動,到了傍晚開始想著要調整、安排往後幾天的行程,要怎樣擠壓出多一點的時間在你家。下班時還以為自己能接受你的離去,到了夜深人靜時,開始否認,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清晨,在夢裡走進你家,出現在眼前竟然是莊嚴的道場,很自然我跪下來禮佛。只是看不到你的遺體放在那個角落,醒來時一陣心酸;再度睡去又進入夢境,這次是走到你的靈前上香,一旁映入眼簾的是個瘦黃的遺容,跟原先的你一點也不像,只是很清楚知道躺著的遺體確實是你。後來才知道最後的你,確實因為嚴重脫水,補充不及急速消瘦下來。或許你是要讓我看到你最後的遺容,讓我再次真實面對生命的無常;就像十年前,你要我去火葬場看火化後的骨灰,鼓勵我觀白骨一樣。感念你當初的用心,如今我才能坦然、無懼的面對他人的遺骸。

那天去你家的路上,心情錯綜複雜、步伐沉重,說不接受也不是,應該是反覆無常吧!剛停車即傳來隱約的念佛聲,情緒上漸漸緩和下來,隨著佛號走近你家,看到兩個共修團體正在助唸,心裡是又喜又悲的。卻在面對芬師姐時,再也制止不住自己的淚水,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沒有辦法不悲傷。你的離去對我的衝擊太大,往常修行路上遇到多大挫折,生命裡遭受多大的苦難,我都會想到你,自然會有一股力量推著我走下去,今後少了你的提醒、鼓勵,我是否還能走得很好、很穩

法會那天晚上,願師父開示時說「這場法會不是為你做的,是為眾生做」,我也相信是這樣的。隱約間瞥見大家頻頻拭淚,我們真的無法不落淚,散場離去前,我跟芬師姐說隔天公祭我不出現,因為知道自己會制止不住淚水,我不要師父又走來安慰我:「不要太傷心」!那天公祭結束送你去火化後,有人告訴我公祭場面是多麼的哀傷!尤其是菩薩會的師兄、姐們,還是跟我一樣,制止不住淚水的。你留給大家的思念,因為你的勇敢離去更難以抹去,往後少了你的領導有了點遺憾!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