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無常

身體一向健壯的你,那年夏天腹部痛了起來,到了八月中還檢查不出原因,那時候我建議你到大醫院檢查,當時我的心裡已經有了隱憂。八月底檢查確定是胃癌,你告訴我不要做化學治療,要與癌細胞和平共處,我贊同你的看法。當時你還很有信心,要以第三條路面對這一場病,你說會努力、盡心的,到真正不行時就坦然接受,我也同意你的決定與做法。師父要你把手機關掉,要陪你好好精進用功。我也希望你暫時收起助人的菩薩心,先自我精進一段時間。你說你的手機會關機,有狀況會先告訴我,所以我也很放心,只要知道你的狀況還好,就不打擾你的修行。隔一陣子沒有你的消息,不放心時會去問其他人,他們仍是鼓勵我不要太擔心,以好的念力幫助你就好了。

後來你肉體的痛不但沒有舒緩,也嚴重影響到你的體力與精神,因為精神不濟,騎車一個閃失竟然腳斷裂,最後只好住進醫院。因此,最後你還是接受化學治療,只是才做五次化療,醫生建議你轉到安寧病房。在你健康狀況下滑那些天,我的情緒竟然同時莫名焦慮起來,突然急著要探知你的近況,每隔些時就撥你的電話,希望你會開機,更盼著接到你的電話,甚至連晚上手機也不敢關。

不知道是否是心靈相應的關係,在你狀況極差那兩天,我似乎直覺感應到,莫名的憂心起來。希望能從眼師父那裡得知你的近況,他還安慰我:「沒有接到電話就是好消息;妳不要太擔心,關心他就好。」他說隔天會跟你的同修芬師姐碰面,到時候會傳話給你的,那天仍然等不到你的電話,竟然不知道你處在最大「病痛」中。

當天眼師父要去看你,芬師姊顧慮到你要休息婉謝了他,殊不知就再也見不到你了。事後芬師姐提到那天還問你,要不要打開手機或先給我電話,你還希望去趟醫院回來後再給我電話,芬師姐說那時候你連說話都很困難。到醫院狀況沒有改善,你坦然接受這個事實,就如你先前跟我說的:「如果不行時,我就走了!」隔天清晨,你萬緣放下,捨棄你的肉體,在無畏無懼中離開我們。

你離開那天清晨,大約是同一時間我突然醒來,心頭一陣痛楚,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天趕著去台中參加一個研討會,路上還惦記著你,心裡想著回來時間還早就直接去你家。那天我的情緒陷入低潮,勉強打起精神,會議場所又收不到訊號,精神上有點緊繃。後來還特別提早離開,走出會場撥了你的手機、家裡的電話,還有你同修及其他居士的電話,奇怪的是都不通,沒有聯絡上也就放棄去你家的念頭。當時只是想著如果去了,你不在家也見不到你,所以決定再接不到你的電話,假日再去看你。

在研討會時巧遇難得見面的好朋友,因為情緒處在焦慮中,所以是跟她吃過晚餐後才回來。分手時她突然告訴我一件令我難以置信的事,一路上想著這事件的朋友,在修行上這麼努力的人,為何後來還是做出拋妻棄子的事。還想著見到你時,一定要跟你提這件事,想聽聽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卻不知道那天是你離開我們,我是再也沒有機會聽你開示,也沒有機會與你討論佛法了。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