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為命運找出口                  人間福報社論
        被列為低收入戶的高雄市癌症末期單親媽媽李欣霓,雖然貧病纏身,但是她要求就讀國中小的子女,要記住媽媽「三不一沒有」的叮嚀:不自卑、不自棄、不自殺,別人的嘲笑沒有關係。這的確是一個堅強而又有自信的叮嚀,在現今社會挫折多端、謀生不易的情況下,這項叮嚀毋寧是對於所有弱勢者的期許和鼓勵。只要守住生命和尊嚴,就有絕處轉彎的機會。

       
前不久,「一碗陽春麵」的故事令整個社會動容,善心人士捐款超過三百萬元,癌末媽媽吳慧萍在上周五捨下至愛的家人,安詳的離開人世,而她最牽掛的五個孩子也終能相守在一起成長。這一家人雖然遭逢人生最艱困的局面,但是他們都堅強而有尊嚴的走過。也因為有社會力量的協助,才使得幾個孩子免於被收養分離的命運。
       
翻開報紙或是打開電視,每天都有燒炭自殺或跳樓的新聞,大部分都是生活上遭遇瓶頸,或是感情不順遂,輕率的結束生命,其中還有很多父母是連同小孩一起帶走的,令人不忍。然而,整個社會對於這樣的趨勢似乎束手無策,除了嘆息之外,沒有一個政府機構站出來處理,或至少呼籲一下,以減緩不重視生命的下場。
       
現在只要一有燒炭或跳樓的新聞,第一個直接反應的理由就是憂鬱症,都是憂鬱症導致輕生。但是憂鬱指數是整個社會情境所造成,包括政治惡鬥、經濟衰退、社會戾氣等因素,個人如果在經濟上或感情上處理不順遂,感染整個社會情境,輕生就被認為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其實,這是典型病態社會的處理方式。然而,卻沒有人正面的提出一個解決辦法。
       
只要留住生命,就有機會。不自殺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遭遇任何的挫折,都可以用生命為命運找出口;沒有了生命,一切的機會都葬送了。不自殺的前提則是不自卑、不自棄,自卑以後就自暴自棄,自棄以後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很容易就走上絕路。電影「活著」就是訴說生命的苦難,以及活著的意義;再苦都有活下去的價值。
        
癌末媽媽李欣霓被診斷出是腫瘤第四期,她說:「我痛得甘願,會痛表示我還活著!」她的孩子幫忙撿拾資源垃圾補貼家用,三姊弟在媽媽住院期間,到媽媽工作的靈骨塔幫忙清掃,「不能讓媽媽失去工作」。面對旁人鄙夷或譏笑的眼神,姊姊告訴弟弟:「功課好、品格好的同學不會笑我們,而且被笑一下,又不會痛。」這是一個貧困家庭面對經濟和社會壓力的典型,令人心酸又憐惜。
       
類似這樣的家庭多麼需要整個社會的諒解和關懷,但是政府做了什麼?除了社會局的中低收入戶補助,這樣的家庭最需要的就是精神上的支助,行政院沒有一套有系統的輔助計畫,政府也需要關照到他們無形的精神壓力。如果李欣霓的「三不一沒有」是由政府來推動,它的效果可能更顯著。但無論如何,癌末媽媽對子女的叮嚀是最實際也最珍貴的,李欣霓的叮嚀可以當作對所有弱勢者的叮嚀,期盼所有弱勢者都能珍視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也期盼政府能夠重視對弱勢者的照顧。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