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隆在「叔本華的眼淚」那本書一開始,提到朱利斯自己得知罹患了「黑色素瘤」的事情,故事劇情隨著朱利斯從獲知病情後,對自己生命有了另一番省思與努力,朱利斯最後在生命獲得圓滿的平靜下結束一生。今天下午又聽到「黑色素瘤」這個名詞,不免又要想起同學那顆「腳底痣」,心裡暗暗祈禱不要有事。

        中午時分聽到一則消息,緊鄰校園的曾爺爺在今天早上往生了。早上忙得一團亂又獲此訊息有些錯愕,眼前浮現他吃力走路的樣子,彷彿還是前不久的事,那天他走的很吃力,好像是最後一次看到他。那天早上車子開進校園那條路,看他走在路前面很吃力的樣子,車子在他後面停了一陣子,等他好不容易走過車庫後,才把車子往車庫開去,原來那一次真的是最後見到他。

        下午跟同事一起去上香,跟他子女談時才知道他是「黑色素瘤」末期,從檢查發現到往生只有兩年多的時間,先前都以為他是因為「糖尿病」截肢的。原來這陣子沒有看到他是癌症復發,子女有心要送他到「安寧病房」減輕他的痛苦,卻在一床難求的情況下,讓他只能在痛苦中度過生命的最後旅程。聽到這樣的事情,思考著台灣的醫療問題,想著疼痛控制何時能真正完全普及到非「安寧病房」的重症末期患者呢?聽到又是「黑色素瘤」作怪,心裡又不免一怔,腦子裡又浮現同學那顆「腳底痣」,倒底是去檢查了沒?有一種衝動,想要催她趕快去看醫生的。

        雖然說這些年來已經越來越能面對「死亡」的來臨,但是對生命還是存在過多的奢望,期望自己是健康的,期望親人、朋友都很平安,甚至周遭認識的每一個人長命百歲,沒有病痛。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生、老、病、死」是自然存在的,是種必然,情感上卻還是有妄想。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