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評估孩子的自殺徵兆與危機處理        林綺雲

  當孩子告訴你他很想死或在作業本上寫著:不想活了……時,你會如何因應或處理?很多父母顯然無法評估孩子的說法真假,也或者抱著「他只是說說,不可能真的做!」的心態,被種種自殺迷思矇蔽而任其發展,直到自殺事件發生再來後悔……事實上,孩子所言所寫都是可能自殺的徵兆,也表示他們正在求救,若不加以理睬,總有一天會因無助的絕望而撒手……我們一定要相信學理告訴我們的:在80﹪企圖自殺者的身上都可以看見某些徵兆或警訊。這些人對要死或活是矛盾的,在意識或潛意識中相互衝突,遊走在自殺邊緣。因此當看見或聽見警訊時,即時介入行動並協助解除困境,是有效防止自殺的方式。

  基本上,自殺評估與自殺危機的內容涉及三層面:自殺意念、自殺企圖與自殺行為。所以危機有三種:低度(low)危機者出現孤獨無助感受與輕度憂鬱狀態,有自殺想法或意念,模糊的自殺計劃;中度(medium)危機者開始出現無力與無望感,有自殺的想法,開始醞釀或形成自殺計劃;高度(high)危機者有明顯心理上的痛苦,呈現高度焦慮,否認有任何的支持,甚至發展出酗酒、嗑藥等生活失序情形並實際執行自殺的計劃,出現自殺行為。簡單地說,低度危機者只有自殺意念,尚未出現計畫或行為;中度危機者則已經有自殺計畫,只是尚未進行;高度危機者則正在進行自殺行為。危機處理的方式是針對低中度危機者應給于教育與輔導,高度危機者則教育與輔導之外,勢必要接受治療;對正在自殺的人,甚至必須採取隔離安置的措施,提供安全的環境,直到確保他不會再自傷或傷人為止。好幾次見到媒體報導自殺未遂事件時,諸多家屬礙於顏面不願送當事人就醫(醫院可以暫時提供安全的環境),殊不知自殺事件容易發生在家中與半夜,未能採取隔離安置的措施,即是未能解決這種高度危機者的狀態。

  能開口談自殺的人才可能執行自殺防治。我們必須透過溝通才能進行正確的自殺評估,就像醫生必須問我們的狀況才能下診斷一般;所以當孩子所言所寫都是自殺徵兆時,一定要誠懇地表達「我聽見了」或「我看見了」,也進一步澄清他/她的想法(意念如何)、有無計劃(打算何時、何地、用何種方法等)等,更要表達協助他們解決困擾問題的態度,處理不同的危機狀態,而不是對他們的求救訊號不聞不問。

  請注意下列的線索或求救訊號:

一、言語上的線索:

 1、直述句像『我想去死』或『我不想活了』。

 2、間接句像『我想睡覺永遠不要醒來』,『當我走了他們將會遺憾』,或『這痛苦就快要結束了』。

二、行為上的線索:

 1、離家出走

 2、沮喪和哭泣、缺少活力

 3、增加或減少睡眠的時間

 4、增加或減少食慾

 5、感到厭煩及無精打采

 6、無法集中精神或做決定,混亂

 7、生氣和毀滅性或粗暴的,轉變為安靜

 8、從正常社交中退出,寂寞

 9、失去嗜好、運動、工作或學校興趣

 10、成績退步。無法完成指定作業或上課中專心

 11、放棄所喜愛的財物

 12、安排後事---交代願望、保險、葬禮等

 13、增加危險行為,如走在馬路中間、開快車

 14、過去有自殺企圖

 15、內疚、自我譴責,無價值和低自尊

 16、增加藥物和酒精的濫用,酗酒、嗑藥等

 17、不在意個人衛生和外表

 18、在指定作業或藝術創作文章中重複出現死亡和自我毀滅的主題

三、環境上的線索

 1、重大關係的失落(如與異性朋友分手、親人過世等)

 2、和父母很難溝通

 3、學校或工作的問題

 4、不期望的懷孕

 5、嚴重精神疾病

 6、最近遷移

 7、家庭決裂(父母分居、離婚或正在鬧離婚)

  孩子們也會像大人一樣出錯或陷在生命難題之中,需要幫忙。2005年底在香港曾發生一對高中生小情侶相擁跳樓自殺的事件,事後經了解可能是小女生(自小父母離異)懷孕不敢告知家人也不知如何處理而想死,小男生在不知所措中也「很負責」地共赴黃泉……雖然雙方家長以冥婚結束這場悲劇,但是也引起諸多與性教育、生命教育、家庭教育的相關討論。很多人以為只有專業輔導人員才能從事自殺防治工作,協助自殺者走出難關,其實自殺現象有輕重緩急,可分為三種介入層次,第一種是人人介入層次,任何人都可以預防自殺,家人、親朋或同學、同事等,尤其是家人,雖無專業輔導技術,但是能留意到自殺資訊並陪伴有自殺意念或企圖者,協助他們解決迫切的危機問題,必要時能協助尋找或轉介給更專業的輔導或醫療資源。第二種是技術協助者介入層次,也是半專業輔導者如消防隊、警察、學校教師、機構行政人員等,可以經由初級訓練協助預防自殺。最後才是專業的介入層次,如醫師、心理師、專業輔導者等,協助中高度自殺危機者。

  顯然,自殺防治人人有責,可以依照角色不同而?於不同的角色責任,能勇於開口說自殺,學會正確的自殺評估,面對或參與自殺的危機處理。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