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錄自圓覺公益講座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李偉文 醫師   

    走進隱身在台北三重湯城工商業園區一隅、李偉文的牙醫診所,映入眼簾的,不是傳統印象中令人望之卻步的診療躺椅及醫療器材,而是各式各類、數以千計的書籍。將自己的生財空間,設計為有四五千本藏書的圖書室,並且對外開放借閱,的確是很「另類」的診所。 
  不過,李偉文的另類不只如此,他不若其他醫師忙碌於看診、累積財富,而是採「約診制」,只為了更有餘裕的時間奉獻給社會,因此有人說他「頭殼壞去」。他對外在的評價不以為意,反倒常以「我這一生到底做了什麼?」來敦促自己走在應該做的事的路途上,荒野保護協會就是他認為應該並且立即要做的事。 
  1995年李偉文與一群熱愛大自然,想為後代子孫留下青山綠水的人,聯手催生荒野保護協會,成立至今已十年了;協會以保護自然生態、推廣自然教育為宗旨,強調以行動愛台灣,現在儼然是台灣最大、最有影響力的社團組織。 
  陪「荒野」走了這麼長的一段路,有沒有挫折?李偉文承認也會有非常疲憊的時刻,很想放下一切,什麼都不管,但是只要回頭想想曾走過的路,那時的艱難不也都這麼走過來了,就會再湧起無比的力量與信心,面對當下而來的挑戰。對他來說,過去的低潮時刻,「現在回首一望,覺得那些日子是豐富的,是令人感恩的,這些回顧讓我有勇氣繼續走下去,也對現在的困頓覺得可以忍受。」 
  他在今年(94年)4月的新書《與荒野同行》,〈哪裡有陰影,哪裡就有光〉的一文中,曾經這麼說:「印度聖雄甘地曾說:『我從來沒有對印度失望過,我永遠樂觀,因為被迫要樂觀。』……只有樂觀,相信未來是可以經由我們的努力而改變的,我們才有勇氣與力氣繼續努力。」 
  除了努力讓自己樂觀外,在靜謐的夜晚獨處閱讀,是李偉文生命中最重要的活水源頭。白天所有的忙碌在此鬆開,挫折在這兒化解。一個人靜靜地讀書,各種領域都涉獵,雖然沒有宗教信仰,卻常自佛典及禪語中汲取甘露,也藉由閱讀古今中外的思想,而有更廣大的視野。他從字裡行間為自己注入清澄的活水,滌盡當日的染塵。李偉文認真地用佛教的說法,為自己的生命重心作註解:「荒野及公益服務是我行慈悲的道場,閱讀則是修智慧的法門。」智慧與慈悲並行,發揮了自利利他最大的效果。(文宣文字摘錄自荒野保護協會網站及李偉文部落格)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