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來心頭總是悶得很,好似有事情將發生的預感,卻不知會是何事?唯一想到的是外公,也因此,對遠遊的事擱著不願做決定。更讓我深思還有一個問題,生命要是怎樣的結局才會是最理想的?

生命是一種責任,不只是對自己負責,也在對他人負責,可能是對父母、手足或其他家人,也或許是親朋好友,這種責任是存在著,除非自私的只想到自己而已,不然是難以割捨的。因為外公的急速老化,需要有專人24小時照顧,這事早在年前就已經跟舅舅、舅媽提及,只是他們沒有人願意先開口,身為晚輩的我雖然知道這種迫切性,卻是不便對所有人提出這事的!直到最近,不得不正視此事不可再拖延!最後,還是爸爸在五舅喪事期間提議,要大家找個時間坐下來好好討論如何解決。

聽爸媽回來說,還有其他舅舅、舅媽的轉述,才知在討論請人照顧外公的過程,發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外公的子女們在討論此事時,竟引發出另一起風波,三舅竟在這場合數落外公跟他的恩怨,惹得眾人不悅,認為他心理只存在仇恨心,早已失了親情!這事在我看來未必是不好的,有些事還是搬出檯面不需隱藏,不願掀開瘡疤也不見得是好的。只是這樣一來對三舅本身殺傷力更大,當他無法真心照顧外公時,我們都有理由負起照顧之責,其他舅舅也會為了外公而擔起這責任的。

從商議照顧外公這事那天起,外公話更少了,不但退化更快,人也更虛弱的,看了更是不忍。大家猜測外公一定聽到這些話了。這是多年前的往事,其實雙方都有缺失。外公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數落過這位舅舅,倒是從旁聽過舅舅提過這事,難以想像子女對父母的仇恨如此深。這讓我免不得想著「物以類聚」這道理!跟這舅舅一家人親近的人當中,就有心中充滿仇恨,對姊兼母職沒有感恩之情,只存在仇恨心,把自己的姊姊說得一文不值的。跟這樣的人聚在一起,會起同病相憐的情懷,認為周遭的人對不起他們,仇恨心自然只有更深的。

從五舅突然往生,外公是在急速老化中,讓我們這些晚輩擔憂。說他不知道五舅去世的事,又好像已經知道了,五舅是那麼孝順的人,跟外公怎可能沒有感應的?只是沒有經過長輩們的允許,我自然是不敢主動提及的,沒有能力承擔、背負說了之後的後果,但又覺得欺瞞他是不對的!看外公臉上顯現的悲苦,看在眼裡有一種深深的痛。如果他主動問起五舅怎麼沒有回來看他,我會藉此告訴他的,但他不提自然不便提起。看他生活功能明顯退化,總覺得這會是一種遺憾!

知道三舅對外公的心結沒有化解開來,心裡還是有另一種隱憂!這事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更何況這些年來,三舅對親情更是淡然,就是大弟病了四年多以來,他來看他的次數是少之又少的。他所看重的是那群酒肉朋友,這是遺憾!跟不重親情的人談生命的責任,那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當然是不提了,原來生命想要沒有遺憾還真是不容易啊!

如今要關心的是外公的狀況,如何在他生命盡頭給他最好的照顧,已經顧不得如何化解他們父子的恩怨!雖然對100歲的外公會是個遺憾,但是錯已不在他身上,只要其他子女對他真心,對他一生也已足夠。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