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正在廚房準備午飯,聽外頭談論有好幾部消防車往神木去,可能是抽油煙機的聲音大,平時警覺性算是高的,倒是沒有聽到的。回頭問他們是否有救護車?這是用來判斷是森林火災或是民宅失火!

整理好廚房馬上先撥電話詢問,湧欽告訴我是八鄰方向,他們剛從那兒經過,看到消防車的地方沒有民宅,應該不會是民宅的,這讓人稍放心些的。午飯還沒有結束,秀里接到電話,告知是阡惠家房子火災,接著以容也來電告之這事。心裡擔心著孩子跟老人家是否在家?趕緊撥電話給阡惠的媽媽,還好孩子們都已經接出去。經阡惠的媽媽聯絡,也確定孩子的爺爺人在台中,這才讓人真正放心些!不過擔心這場火跟孩子是否會有關的?

不久以容又來電話,說是消防隊跟警察要確認是否有人在屋裡,原來孩子的爸爸什麼都不說,也不知道是怎麼起火的?後來消防隊(警察)透過黃爸找我詢問,想從孩子的媽媽那兒確認孩子跟老人家都平安。因為孩子的爸爸閉口不回應警察,這場火不免讓人有些疑惑!放假前阡惠告訴我可能會轉學,後來跟她媽媽通過電話,還有從這些日子以來的了解,倒是贊同孩子跟媽媽住,會有比較妥善的照顧,只是提醒媽媽要以溫和方式解決,不要傷害到孩子。

從這件事讓我再次思考類似這樣的家庭問題,有時候是關心孩子卻難插手的。之前有個孩子父母離異,父親跟阿姨特地來告訴學校老師不能讓母子見面,就是媽媽買東西寄到學校給孩子,讓阿姨知道還會責怪老師,要老師幫忙退回去的, 常常讓老師相當為難。那時候恰巧接輔導工作,我告訴老師如果父親或阿姨再針對這事來找,就交給我處理,當然後來暫時沒有再發生過。之後因為離開幾年,不同的人處理方式不一樣,聽說只要媽媽來過學校,級 任導師竟然是主動告訴孩子的父親,對這樣的處理方式我是相當不贊同的。

其實在那個時期,自己班上也有個孩子有類似的情形,奶奶跟爸爸不讓孩子接媽媽的電話,後來改打到伯母家去,伯母礙於壓力也漸漸不敢讓孩子聽電話。對這樣的情形覺得對孩子不好,最後還是決定跟孩子的父親做觀念上的溝通,獲得比較不那麼強烈反對、禁止的結果,孩子也因此開朗多了,後來跟父親、母親都有比較良好的關係。幾年後,班上有個孩子就是之前那被阿姨禁止跟媽媽見面孩子的弟弟。有天媽媽偷偷來看弟弟,我一眼認出來,媽媽發現我看到了,求我別告訴孩子的爸爸跟那阿姨。讓我難過是母子為何不能見面?況且那個阿姨又有何資格?她只不過搶了人家的丈夫,為何孩子要這樣被犧牲?我當然允諾孩子的媽媽不會說的,還希望她多關心孩子。當時決定當孩子的父親知道找我時,我一定得好好跟他溝通才是。後來也沒見那孩子的爸爸找過我談這事,阿姨更是沒來說過半句話的。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