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的心情是到谷底,有種被拋的感覺。要嚴格抽絲剝繭一番,事態也並不嚴重的,或許是天氣熱得讓人受不了,情緒也跟著起伏,突然覺得世界斷裂了。還以為可以已經到了「心止如水」的境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能心無動搖的,竟然就在一連串的不如意聚集時,不由的煩躁起來。

意志力總是在這樣的時刻提醒著,清楚此時此刻是沒有權利生病的,沒有權利清閒的。就如惠琳姐說的「天生勞碌命是閒不得的」,對我來說的確也是這樣的。或許是一種使命,護法也自然護佑?讓我得以承擔些該盡的義務。

小外甥女從旁聽我跟她媽媽提起她的外公、外婆感冒,連著帶她們去看醫生的事,還有她們的外曾祖父感冒體力不支,注射營養針時是如何弄破點滴瓶,幸好沒弄傷了自己,就是她們的小舅公也一直在發燒,也不敢太靠近老人家!小外甥聽到馬上問我「怎麼不用捏捏捏退燒」,這是穴道退燒法,我常對她們做的。當然不是不知道,只是得為自己保持最佳狀態,才能照顧老人家的,用此退燒法在特定時間退燒的人身上,還得承受一些東西的,能量不足自然是不敢的。

讓情緒低落是好像所有人都消失了。就好像要跟我開個大玩笑,這些人一時之間都消失的,在我最需要他們的時刻,一個也找不到。反觀覺照一番,這就是無常,生命最重要時刻,又有誰會陪在身旁的,或許這是一種因緣,讓我能徹悟人生最終還是得靠自己的,沒有前世因緣是沒有人會陪著的。平常隨時都找得到的人,在生命做重要時刻會不見的。就像昨兒個以為表弟媳不在,想找同學幫外公注射點滴,卻是找不到人,在需要她的時候消失了!真的會是要逼著自己再學做這事?雖然清楚自己很多的能力,都是在迫切情況下學來的,也知道有天會是這情景,只是打心底是抗拒的。表弟媳說該教我軟針注射的使用,回應她是除非萬不得已,不然不想什麼都得會,這樣會累垮的。

這些年來一直維持平靜的心情,遇到什麼重大事件都動搖不了,這是訓練出來的。在遇到最慌亂的時刻,總能保持最大的鎮靜,做最好的處理。從自己那場車禍,百年那場大地震,還有小姪女、大弟的往生,連自己事後都訝異出奇的冷靜,好像有股力量適時的出現,協助我面對這些大事件。然而,這兩天雖然也能冷靜處理一些事情,但在面對自我情緒時,卻又是那麼的無助,意志力又是被什麼削弱的?原來的自信心又到哪兒去的?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有承受不住,相當軟弱的一面,還是需要被保護、支持的力量。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