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外公住進加護病房第三天,聽到各方面的恢復狀況不理想,心情更加沉重,讓他動第二次手術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兩個星期進行兩次手術,上次大腿骨手術是經過仔細評估,還是採半身麻醉方式進行,這次是腹膜炎立即危及生命的緊急開刀,對一個100歲的老人家是危險的,如果不動刀,生命在兩、三小時內就會結束,但是動刀也危險,恐怕就在手術檯結束生命。
       
雖然讓他順利完成手術,但是一切仍在危險中,讓他暫時活下來,對他是多麼殘忍的折磨,想說的話還是沒辦法表達,每次看到他要對我說什麼?但又說不出聲音,不知道他到底要表達什麼?心裡更是痛,或許他要罵我怎麼不阻止舅舅們的決定,那是我沒辦法表達意見的,更覺得對他是殘忍的,讓他二度進手術室是否只是子女的私心,沒能真正為他老人家著想。
      
當外公活到100歲時,以為健康的他最後會是壽終正寢的,怎樣也不願去想最後還是密集式住進醫院,還進兩次手術室,把以前沒動過醫療資源的一次補了!當他從手術室到恢復室後,還真希望他能醒過來,有辦法說話,可以交代他心裡的遺願或想對誰說的話。
        回想上週三晚間發生的事情,有荒繆也有幾許無奈,怎麼會讓他痛到休克,是照護的經驗不足,還是關心度疏忽,竟然是痛到休克才緊急送醫,還差點半途救不回來!最後經過區域醫院緊急搶救維持生命,轉診到大醫院已是週四凌晨,這一夜就在急診室,手術室外度過漫長的一夜。回想這一切的經過,會懷疑這樣做值得嗎?如果他能醒來說話,能說出他心裡的話或許是值得的,如果就這樣漸漸衰竭往生又有何意義?
 
        這真是外公的劫難,怎麼會是這樣的,前次跌倒沒有緊急送醫,讓他多痛了半天,這次眼睜睜看他痛到哀號,卻沒有人想到可能是其他問題才會痛成這樣,還嘀咕老人家的哀號,以為只是脹氣的關係才吃不下東西。
        兩次的手術都是照護上有疏失,一次居住環境沒注意他會倒,第二次是手術在醫院疏忽,以為傷口痛,竟然沒注意老人家腸胃無法承受西藥的殺傷力,傷及腸子又沒馬上發現處理,還讓他出院,就在出院第三天又進手術房。
        發生這樣的問題,不免讓人思考老人社會的問題。是否家中有老人的,都應該具備照護老人的常識,還要對老年醫學知識有所認知,能站在老人家的角度照顧他,能同理他的孤寂。此時的老人家需要的是親人的關心照護,子女是否能犧牲自己,好好陪伴老人才是重要的,而非等到老人有嚴重問題時,才要以醫療來補救。
        看著外公被隔離在加護病房,從每次去探望的反應上看,他的意識是多麼渴望子孫在他身旁,光看他一聽到會客時間過了,我們必須離開時的搖頭動作,嘴巴想說又說不出話時,才是最痛的時候。從要經過搶救到進入手術房那天開始,他一直有話要說,卻說不出來,這才是人間的最痛。
        是否那晚接完二弟撥回來的電話,我不要趕去外公家,不要救回漸漸失去呼吸的他,讓他在送醫過程自然的離去會比較好?看著今天他這個樣子,被禁錮在隔離家人的加護區,生命的尊嚴又在哪裡?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