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天氣突然涼了起來。大家坐在外公靈前說著說著,大舅媽對著媽媽說她不喜歡秋天的感覺,秋風一吹起,樹枝上的葉子掉光光的,看到這樣心酸酸的有點想哭,她喜歡春天草木欣欣向榮,充滿朝氣的感覺。媽媽也附和著她的說法,兩個人就這樣談著對秋天的感傷。

晚間陣陣的涼風吹來,感覺氣候變得有點冷,更晚時分還飄起毛毛雨,有一種莫名的蕭瑟感湧上心頭。回首一數,外公離開我們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每天看著他老人家躺在那,就像熟睡一樣,還沒有真正感受到他的離去。再過幾天要舉行告別式、火化儀式,他就要永遠離開我們的生活,想到這裡鼻頭一酸,突然陣陣心酸襲擊而來,此刻,才真正感受到他的靈體已經離開我們。

週六頭七那天,發現酥油燈開出蓮花來,今天換了一組還是開著蓮花,比起剛往生那幾天酥油燈差點熄滅,相較此現象自然起了歡喜、感恩心。外公真正解脫了,他已經找到自己該走的路,應該要高興才是,為何感傷竟是陣陣湧來?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