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送外公的靈骨回到他臨終前思念的故鄉,完成他的心願

為他的喪禮劃下階段句點,壓在肩頭的壓力也少了一樁  

人的一生時時都在做選擇,在兩難困境中抉擇

外公的告別式,與期待已久的學術論文發表竟是同一時間

用了兩分鐘時間思索,不想再有遺憾,選擇了外公的告別式

論文發表或許還有機會,外公的百歲喪禮只有這麼一次   

況且這場喪禮又是我籌劃主導的,做此選擇了無遺憾

外公80多歲以後,屢次將他對自己後事的處理方式交付給我 
希望在他百年之後,要我告訴舅舅們他希望的喪禮形式 
明知壓力大且恐有阻礙還是得做,這是最後能為他做的一件事   

做這樣的抉擇,不免想起學生永志曾經對我提過的一件事

在他國二的那年,他爺爺去世時正逢他要期末考

小小年紀的他跟媽媽商量,希望每天放學去守靈、念佛共修

他告訴媽媽「這次考不好還有機會,爺爺的喪事就只這麼一次」
   

是啊!人一生最後的一程不容錯過的,這情境似乎提醒了我

去年外公九十九歲生日,家族最後決定在我家聚會,獨我缺席

才想今年無論如何不能錯過他的百歲生日,遺憾的是沒機會了

對於他的喪禮怎樣也得圓滿完成,這也是一種使命與責任   

生命的抉擇就在剎那間,選擇圓滿承擔可以少掉些許遺憾

趕上第二天的研討會,這一天正是傅偉勳教授往生十周年紀念

時間點的安排讓我更是無憾,兩者皆圓滿

有些認識不認識的朋友刻意走上面前,表達出對論文的感受

以及沒有與我分享的遺憾,這樣溫馨的問候讓我更是感動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