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說「病人想喝水,我拿水餵他,因為他已舉不起手拿杯水」!對日安來說照顧成了「觀苦」的解脫行為,還是麗菁的「互相成就」都可以。生命是辛苦的,生命本身就是功課。

從安寧的觀苦看到解脫,從照顧與被照顧看見互為成就,我卻看見「心疼」,病人受苦,他身的苦,幫他是出自語言前的「心疼」,是沒有目的性的,也可能不是慈悲,不管是「語言之前的世界」?還是「起心動念之前的世界」?會去做可能是潛意識的反應,不管是潛意識或是意識的反應都不重要,去做就是了。

最近對「心疼的愛」特別有感受,去愛是心疼,去愛是沒有目的,只是一種心疼的感覺,對一個人的心疼,那是語言無法表達的感受,那會是前世的記憶嗎?為何可以那麼自然,沒有經過思考的。很多事情經過思考之後,會被框在目的、價值、權益之下,反而不會去做。

昨天回程坐上遊覽車後,很快迷迷糊糊睡著,似乎聽見內在有個聲音,「放手吧!沒有必要再努力的」!醒來頭痛欲裂,心突然更加的「疼」!放手!的確是這樣,就當成是緣生緣滅,一切回到原點。或許再下去不可能一直不起心動念,最後還是會用腦袋在思考,「有沒有意義」的語言會被套上的!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