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在茫然不知的情況下睡著了,那來自心靈的痛暗潮洶湧襲擊而來,突然強烈感受語言無用,有些東西是存在語言之前的世界,沒有辦法用語言表達。清楚明白生命無常,知道要珍惜身邊的每一人,但在被生活推著的過程疏忽了!猛然回首,遺憾總是悄悄的發生了!

        最近突然掛念起學會那群朋友,對曾經相處共事那群有血有淚的朋友,總希望能夠這樣陪伴下去!不知是不是一種巧妙的安排?大家一起淡出後,卻開始忙起家人或家族的事,這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嗎?不免讓人驚訝!

六月底正忙得昏頭轉向,傳來五舅突然住院的消息,隔天住進加護病房,幾天後離開了。九月會員大會當天,中午會議結束趕著要去加護病房看外公,當時還不願意識一個多月後外公會離開!就在那之後昌任的爺爺也住進加護病房,他自己健康上也得注意,這樣的衝擊還可接受,後來獲知正昌也忙著照顧家人,媽媽身體微恙,爸爸正在接受肺癌治療。一連串的事情就這樣發生,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親身經驗的痛,平常學來的知識、技能竟然是用在親人身上。

前些天還為昌任高興,爺爺健康已好轉,他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昨晚傳來正昌的爸爸前一天離開了,雖然他自己在安寧病房,對這樣的事還是難以接受,他沒有心理準備爸爸會那麼快離開,讓人震驚的是他的媽媽才走不久,爸爸又離開,短短兩個多月,關係密切的親人相繼離去。

聽他敘說這麼短時間內的生命際遇,情緒隨著他的生命事件波動,竟然找不到可用的語言,突然想到語言之前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越來越發覺語言無法表達內在心靈所有的東西,在那混沌原初的世界,語言是無用的!在沒有形體的世界是無須語言的,是以內在心靈溝通的。在光的世界裡,語言又是什麼?光的交流不須要語言這東西,人靠語言真能把內心要表達的表達完全嗎?是詞窮?還是沒有語言可以表達清楚?語言這東西是人創造出來的,卻無法把現象界,非現象界說個清楚,是不是語言無用論?

最近這些年在喪家場合,更強烈不喜歡聽到「節哀順變」這句話。我們都不是當事者,我們有何資格說這樣的話,是詞窮沒有更好的話?還是語言無法表達真實的情感?不管面對喪親者,或是臨終的人,最常做的是默默陪著,心靈的支持勝於有形的語言,這一刻至少是陪在他身旁的。再多的語言都無法讓一個人活過來,無法讓那個處在痛苦中的人不再痛,也不能讓無法喝水的人輕鬆喝下一口水,語言是多麼卑微的!回歸語言之前的世界,是靈光的世界,拋出語言的世界,以心應心的溝通,以光應光的溝通,那是本質的世界,是浩瀚無距離的世界。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