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多前大年初一,小妹經歷了生命中的生與死。那天吃過年夜飯,小妹已經感覺陣痛,想到大年夜醫生也要休息,竟然拖到凌晨三點才把大女兒送回娘家,一路飛奔去醫院。雖然醫生先前也交代,就算是大年夜他都會等她的,設身處地為人著想的妹妹還差點半路生產,趕到醫院馬上進產房的產台,因為急產的關係,造成撕裂需要縫合手術,也因為這場小手術讓她差點回不來。

據小妹事後回顧,她清楚聽到醫生跟護士的對話,他們以為她是常喝酒造成對麻醉藥失效,聽到他們在對她加劑量,她喊醫師護士不要再加了,但是,沒有人聽見她在說話,她的掙扎歷程是醫生跟護士看不到的。

就在麻醉劑再次加入時,小妹頓時感覺到那個身體不是她的,她的靈魂跟身體是分離的,浮在上面看著自己的身體,看著醫生護士們緊張的忙成一團。之後她看到一道光,光裡面有兩條路要她選擇,就在此刻,她意識到自己會死,知道走哪條路都一樣,那是死亡的來臨。在那當下,她感覺死亡會是愉悅的,是沒有恐懼的。此時,意識裡清楚自己沒有做任何交代,當時又有些懊惱,路上的預感讓她想對妹婿做交代,告訴他什麼東西放哪裡?卻沒有說出口。

有好多的牽絆與放不下,認為只不過是生產怎麼會這樣?除了沒有對任何人做交代,加上連剛出生的小女兒還沒看到,大女兒還在來醫院的路上,她不甘心這樣就走了。她不願對那道光做選擇,雖然那道光是那麼柔和溫暖,讓她的身心舒暢,沒有畏懼,因為牽絆讓她不願進去。希望別人聽見她在說話,最後發現那是沒有用的,她跟他們是在不同空間的,最後靠著意志力在掙扎,她感覺這種掙扎反而讓她痛苦,想放棄又有不捨,這對她可說是最痛苦的。

她還清楚聽到醫生護士慌亂的試圖要叫醒她,感覺出他們的緊張與不知所措的害怕,最後把妹婿叫進去的過程她都鮮明的知道。妹妹還清楚醫生打電話向先前她的主治醫生求救,跟他討論整個處理的情形與目前狀態。她還聽到大女兒叫她的聲音,當時這個女兒其實是跟我們還在路上,因為聽到女兒來了,她試著想睜開眼前卻是睜不開的。後來她婆婆趕到進去對她的安撫,她能清楚聽到大家說的話,只是她說出來的話是存在意識流的,沒有人聽到她在說話,然而,也在這複雜的過程中,她不知道自己最後是如何回來的。

事後,小妹談到那次的經驗,沒有畏懼與恐慌,她的唯一遺憾是因為沒有做任何的交代,讓她選擇不走入那道光;還有是因為女兒還小沒有人照顧,如果不是這些的顧慮,她說自己會愉悅走入那道長長光的隧道。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