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開門,眼前的郡大山銀白一片,原來昨夜下了雪!
難怪深夜是越來越冷,看了溫度是7度,心裡想下雪機率不高,
郡大山有雪,那塔塔加也應該下了,只是艷陽高照,雪很快會融的。

昨夜濕冷難當,看室外溫度8度,還好,再ㄠ一下可以的。
還是不想這樣就用電毯,但想到前幾天半夜雙腳冰冷,睡前還是拆了電毯。
雖然有了電毯,深夜還是冷醒的,從腳底冷了起來,睡前泡熱水還是沒效!
是那電毯,從上海買回的,電壓不同,熱度一直是不夠的。

易純那天在高雄,夜裡熱,一夜是夢;老闆一天到晚在作夢,還喜歡作夢!
訝異大家為何有那麼多的夢?有點奇怪也有點羨慕,為何我夜裡沒夢?
作夢似乎離我遙遠的事,很少夜裡有夢的我,在冰冷的深夜也做了個夢。
不是夜裡熱會有夢,而是冷到做夢,需求反射?吃那熱騰騰的火鍋!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