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淑屏, 32 任職國中國文老師 10  

十年前,一些成語、典故,一個班至少兩三個人知道。 
但現在很簡單的,像「桃李滿天下」就沒人聽過。 
學生亂用成語也是常態,他們會說:「這家餐廳生意盎然。」 
最可怕的是作文,像我最近改到一篇
題目是:「當我失意的時候」 
有同學寫:「當我失意時,會請媽媽拿我的照片給我看,讓我回想我是誰。」 
改完我虛脫無力,只能把這些「趣事」說給同事聽,調劑心情。 

我當學生時,老師是權威、高高在上的,像我的國中老師,一個眼神掃過來,我就全身緊繃。 
以往升學掛帥下的過度體罰、侮罵,會在孩子心裡留下創傷。但那時的家長相信嚴師出高徒,他們 相信 老師做的一切都是為孩子好。 

現在不一樣了,我受的訓練,是要和學生當朋友、打成一片。矛盾的是,家長卻不再相信「老師的出發點是為孩子好」這件事,整個社會用很嚴厲的眼光評斷老師,卻沒有給予相對的尊敬。 
有一次,二個同學打架,細問後,我發現二人都有錯。學生回家卻說了另一套版本,家長直接帶孩子去醫院,拿著驗傷單來質問我:「老師,我在教育局有朋友,妳要還我兒子公道。」

也有些家長會不經意透露:「我認識某立委、某媒體。」言下之意,就是「老師,妳小心點。」
這種話聽多了,單純的校園,竟有種人人自危的不安。如果動輒得咎,也只能明哲保身,現在只要和學生身體有關的事,我第一時間就請家長來學校,坦白講,處理小事都得大費周章,我是保護自己。  
 

大環境讓人漠然,只能從教學找回熱情。我花很多時間改週記和日記,和學生對話。 
曾有個學生上大學後回來看我,謝謝我當初認真回應他的週記,讓他覺得被在乎。 
只要還有這樣的學生,我就覺得當老師是值得的,還可以堅持下去。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