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誰想要體驗一下,往下衝的感覺是怎樣?那就請他從翠峰的山上,坐上野狼125往靜觀的山谷衝!那會是致命的感覺,保證是永生難忘!

        會坐上不是越野車的野狼125走那條路,絕對不是尋求刺激,更不是為了想不開鬧自殺,而是萬不得已的!如果不是為了回山上,為了要上班上課的,寧願待在家裡安全!

        那條路先前走過,那是一個週三的下午,孩子帶我們去山上摘豆苗。光是用兩條腿走路,都會讓人捏把冷汗,何況是以車代步,那是更加恐怖萬分的。真像影集裡的出生入死,生命是在生死一瞬間。

        由上往下這段路,少說都是四十五度左右的斜坡,甚至更陡峭的也有。尤其是要下到河谷吊橋前的那一段!有些路面同時放上一雙腳都難,且是階梯式的彎曲小徑,走起路來都難,何況是騎車!

        不記得那次是下山參加會議或研習?下山那一天,對外交通唯一的那條道路還勉強可以行走。下過一場雨後,又坍塌!那是平生往靜觀那段陡峭山壁。

        這個斜坡的一小段路,陡峭有三十度以上,加上泥濘不堪,就是車子放在低速檔,也不見得能順利爬上去!每次坐塔客的車到那裡,都想告訴他,我們可不可以下來用走的,真怕稍一不慎,整部車翻落山谷。

        還好那一年,都安然度過了,不過今天回想起來,還是從腳底涼了起來,整個頭皮發麻,就像從翠峰山上往下衝的感覺。

        印象深刻是那天一聽路壞了,心冷了下來,什麼時候才能上山?老爹要諾里到霧社接我,他要帶我從翠峰下去!

        雖然沒有走完整段的山路,但是,想到靜觀河谷的吊橋上去那段,沒有像樣的路要怎麼走?這下可得冒險的!

        諾里知道我害怕走那樣的路,從霧社往翠峰上山開始,他就一路幫我打強心劑,他的「沒問題」已經對我說過N遍了。

        到了翠峰,看下去,天哪!這是什麼路?能走嗎?這下卡在半途,回家去太遠了,怎麼辦?這個險肯定要冒的!只怪以前沒有跟人家學越野車,不然,至少膽量會大一點的,心裡雖然害怕,還是硬著頭皮滑落山谷。

        其實,害怕是多餘,會發生的事還是會發生,心裡祈禱著,可不能有事!諾里的技術可好的呢!只怕機器零件突然出問題,對他的技術有信心!

        從翠峰往下走,一開始的路面還好,道路也不窄,只是都是黃泥石子路。越往河谷下去,路越來越窄小,到處坑洞,凹凸不平,羊腸小徑,還不時出現階梯式的轉彎!

        問諾里這要這麼下去?「安啦!我們都是這樣走的」!他嘴巴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看他的把手可是握的緊緊的!當下,很佩服當地人的韌性與認命,更為這樣的生活環境抱不平!

        看著九十度的河谷,又是風化岩石區,在碎石小徑的轉彎處,有三、四塊不規則的石階,就這樣俯衝而下?不只是捏把冷汗,連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當時,只能暗暗祈求,千萬別出差錯才好!

        走完那一段路,細胞不知死掉多少個。轉過幾個彎下到吊橋,緊繃的神經才稍鬆了下來,諾里則是含蓄的呵呵笑著。此刻,他才說出心裡的害怕,他,只是故作鎮定,那天,他發現路面比原先不好走,尤其是轉彎處的落差。

        那晚回到學校,獲得英雄式的歡呼,可不要那樣的歡呼!那一夜,睡夢中還驚醒過來幾次,夢見自己連車帶人摔落山谷!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想再冒這樣的險!不敢跟家人講,是最近,妹妹提過自己走過,才敢說出來!

        後來,散步到河邊的吊橋,往上看那轉彎的碎石坡,真是驚險萬分,是不能稍有閃失的,下面就是河谷,想要跌落不死,只能是奇蹟!暗暗發誓不再走那條路,如果路壞了,寧願不要下山,不然,就是不上山!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