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早上,孩子們興奮說著,他們發現有紅色的竹子。紅色的竹子?這倒是讓人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聽過有「紅色的竹子」嗎?回辦公室開完晨會,還有人對紅色竹子好奇,想讓孩子帶我們去瞧瞧呢!好奇心促使,決定傍晚放學後,一定要去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忘了是第幾節下課?從辦公室望出校門,看見老呂跟老師在說話,看來又有事了!心理揣測著,難道又有孩子欠下早餐錢,還是順手拿走店裡的東西?這些沒完沒了的事可是棘手的問題。

山上的孩子說來也蠻可憐的,父母到更高的山上工作,常常是個把月才回家一趟。孩子們不是錢花光了,沒錢買早餐,就是父母根本沒留下足夠的錢!這樣的情形讓學校很頭痛,校長本來還想計劃申辦營養早餐計畫。

        遠遠望過去,老呂看似氣急敗壞的樣子,趕緊起身走出去,得看看發生什麼事了?老呂邊說邊罵,說有孩子到他的田裡,把他的紅蘿蔔拔光光的,就連他種的當歸也遭殃。

        紅竹?紅蘿蔔!這下終於弄清楚了,孩子所謂的「紅竹」,其實就是老呂的胡蘿蔔。這些孩子還真是要命,弄不清楚是人家種的東西,還當野生植物,拔得那麼高興!

這下可好!當班老師低聲下氣賠不是,這些不在父母身邊的孩子,早已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孩子犯錯父母有責任。雖然是無心之過,但是錯誤已造成,只能先安撫家長,尤其這事不能讓老爹知道,不然孩子會更慘!

最後,是級任老師賠了四百元,讓老呂買種子重新播種。至於孩子,當然是找來教訓一頓,告訴他們以後不能到人家的田園,尤其不清楚是否是人家種的農作物,更是不能隨便亂動的。

那一次,狠狠處罰他們一頓,恐怕是處罰孩子最嚴重的一次,也是讓我至今最難以忘懷的感動。想想被處罰過的孩子,不是懷恨,而是抱在一起痛哭,如果是在今天,體罰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的。

幾個孩子被叫進圖書室,門關了起來,當然,沒有人敢進去看熱鬧。孩子知道自己犯下的錯誤,頭低低的準備接受處罰。問他們要如何處罰?「打手」永遠是最直接的處罰方式,那要打幾下?也是由他們決定。

一般孩子當然是越少越好,他們,可不是這樣的!雖然先前已告訴他們,打下去會很痛很痛的,希望他們會說少一點,而他們竟異口同聲說二十下!這可讓人為難,不要說是二十下,就是十下也會受不了的!

聽過處罰還打折的嗎?而且是老師自動降折,孩子竟然不接受,他們心甘情願要被處罰!最後以十下成交,分期付款,分兩次處罰。

在處罰他們當下,打在他們手上,是痛在心裡的,孩子掉淚,我也掉淚。幾個孩子被處罰完,突然圍了過來抱住我,哭成一團,那種感動至今難忘。

那一次的處罰,我看見服從、尊師重道的孩子,看見孩子感受到「愛之深責之切」的關愛,看見孩子純真的一面,看見孩子勇於承認自己的過錯,看見孩子對自己行為的負責。

雖然孩子沒有能力為此行為賠償他人的損失,但是,他們深切清楚自己的過錯對他人造成的傷害。

感覺以往的孩子比較貼心懂事,被處罰比較是心服口服;現在的孩子多數被寵壞,也是教育生態環境改變,家長都不懂得尊師重道,更別說是孩子了!

以前這些年,曾經有些同仁看見被處罰的孩子向我道謝,道歉的,讓他們感到納悶、訝異。當時,會告訴他們,要讓孩子清楚為何被處罰,清楚他們犯下的錯誤對他們將來的影響,深切體會老師的用心與關懷,才能讓他們心服口服。

如今,教育生態更差,已到放縱的狀態,孩子傷害老師沒事,但是,老師不能對孩子有體罰行為,就是語言上也得小心翼翼!在戒慎恐懼情況下,愛的教育已被不要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所取代,這又是誰的錯?

愛的教育絕不是指從學校開始,而是要從父母培養起的,父母是放縱或打罵的教育,卻要學校老師愛的教育,在雙重標準下,孩子又何以適從!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