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妹妹家住時,早上會聽到「豆腐」、「青菜」的叫賣聲,聽到的時候感覺備感親切,每次都有個衝動要去買,但,這個時候的自己,仍在睡夢中,就是掙扎起來人也已經走了。

        有一次問妹妹這事,提到很想跟這位老婆婆買豆腐,她才告訴我其實妹婿有買過。不知為何聽到這樣的叫賣聲特別有感覺?是一種莫名的感動?還是對早期鄉間生活的懷念?

        昨天傍晚等姪女考完試,二弟載著她跟幾個同學到妹妹家,先前請妹婿幫她們準備晚餐,讓大家吃過晚餐再回家。

就在吃過晚飯時,幾個小蘿蔔頭耍賴不願早點回家時,我們三個姐弟妹就在餐桌上聊了起來。妹妹說最近常夢到小時候的田園,連想到當年的貧窮的生活很心酸,正回憶她說的那塊夾在他人園裡的一小塊田,現今正確的位子是那裡,我說不是在小花園那個位置,就是製茶所那裡,二弟說是製茶所放冷凍庫那個位置。

走過艱苦窮困的童年,國中畢業後求學、工作離家多年,後來緊鄰的田園主人把土地賣給我們,經過重新整地種茶,已經不太記得當年的模樣,經妹妹這麼一說,清晰的畫面浮現眼前,就像車禍當下的回顧一般,把早期滿是大石的田園記了起來,想想當年還真是艱苦,尤其爸爸兄弟分家,我們抽籤抽到的園地沒有好的果樹收成,不像叔叔他們抽到的都是有收成的地區。

當年曾被嬸嬸笑窮,不讓叔叔走到我們家的情景依稀記得,這樣的日子走過來了,後來到頭坑開墾種植,大弟的命差點丟在一場幫人家放流籠的意外中。之後田園被林務單位收去,大舅借給四十萬買河川地,從此,在十三年的努力耕作下,總算改善了原來的生活。

因為這塊河川地的收成,後來才有能力整治原先鳥不生蛋,大石林立的坡地,還跟小舅合買那塊緊臨的土地,分割成上、下兩部分,上方連接原來田園這塊給我們,他經營下半部,就是最後也以高價買到夾在房屋、園地間的小塊另一家的土地。

因為走過這樣的路,也因此改善生活,當賀伯颱風收去河川地後,對那塊土地只有感激,雖然有不捨,但是更感謝因為這塊土地伴我們走過多少辛酸,後來就是失去它了,還有土地可以耕作,這不是上天早安排好的嗎?

聽到清早的叫賣聲,勾起童年往事,這代表的是一份對早期生活的懷念,對早期生活的感動,雖然有苦,卻是生命成長的寶貴歷程。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