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有很多事會認為一定過得去,只是時間的長短,似乎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喜歡『飄』裡女主角在事情進入絕望時會說「明天再說吧」!明天是個希望,很多事會被改變,她總是把希望放在明天。
        當自己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時,也會這麼告訴自己「先好好睡一覺,明天會改變的」!其實改變的只是心境,事實往往不會被改變。當然更希望轉變為自己的夢想,就是不想處在絕望裡,總是期盼有轉圜餘地。

        生命至此,正在感受生命的荒謬?有趣?有好多的感受,好的感受,不好的感受都同時湧上心頭,就這樣蔓延著,不想去制止,只想好好檢視、觀照不同的心境。如果生命的完整性必須是經歷這樣的痛,那也必須接受它,體認所有發生在生命裡的任何事件,好好的去體驗這樣的生命,或許也是一種轉變。

        對生命有疑惑,想要找到出口,發現之前學到那麼多理論,卻無法讓它在身上發酵,原來理論要從自身的體驗去獲得,而不是把理論套在每個人身上。Frankl 的意義治療學來自於他的受苦經驗,來自他從痛苦經驗中所體會出來的感受,這是用生命的「痛」換來的。

此刻,重看Frankl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感受特別深,尤其對應著Yalom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發現痛苦是存在的,生命也是存在著。當生命落入無意義狀態會是危險的,一定得尋找到活著的意義,尋找讓生命更好的目標,才能解救處在Meaninglessness狀態的生命。 
        突然走進生命的死胡同,發現這些年的努力還是經不起考驗,在遇到切身生命大事件時,原本那顆看似進入平靜的心還是被攪亂,生活突然失去方向,原先生活中的power突然消逝,反倒將自己推向萬丈深淵。 
        必須找更多的事情來忙,必須給出更多的時間,讓心隨著所有的經驗不斷被檢視,改變原來的思考邏輯,改變先前的世界觀,這樣才有辦法接受已經發生的事,才能從痛苦的深淵走出來。 
         跟好友說,這些天感謝還能讓我睡著,至少在睡著的時間流,可以暫時把所有陰霾掃去,潛意識的東西已管它不著。醒來會發現還有太多的事要做,擱置不前的夢想還是要繼續,一年的放逐很快就要過去,必須趕緊讓自己正常起來。 
        發現自己是在多重失落裡,必須抽絲剝繭好好面對每一種失落,或許從中找到另一種生命力,能讓自己走出死胡同的。調出先前以研究方式寫成的故事,感謝IK放我重新架構改寫,就讓自己沉醉在他人的故事裡,暫時抽離自己的故事;還有架設網站跟製作產品目錄,也是迫在眉睫的,這不只是一人的生機,也是為妹妹墊下的基礎,可以或許就由她來經營。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