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的早上,家裡亂成一團,大家談著我怎麼還沒有起床,有人開門進入房間叫我,發現我已經停止呼吸,身體早已僵硬冰冷,他們哭成一團,在他們認為,我已經死了!

想要告訴他們我沒有死,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著,我的軀殼累了,想休息!看家人這個樣子,換我緊張起來,因為發現他們感覺不到我的存在。

大家只看到我的軀體,卻看不到我就穿梭在他們身旁,我試著碰觸他們,沒有人有感覺,叫他們沒有人回應!看大家那麼傷心,我又讓他們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心裡著急起來!我到底是誰?我是在哪裡?那個躺著的人不是我嗎?為何有兩個我?一個躺著不動,一個看著這一切在發生。
        總得想個辦法讓他們知道,死的只是我的軀殼,我還在他們身旁的。

另一幕,看到有個人就在我驅體旁,對我喃喃自語,感覺他痛苦的懺悔著,感受到他的痛不欲生,家人卻冷冷望著他!有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對他說話,很清楚她說的話,「不懂得珍惜,現在得獨自承受遺憾」!看他這樣,心生不忍,不知他為何要傷心?真是笨蛋一個!誰要幫我告訴他我沒死的!就算他死,也見不到我,我沒死,他要到哪裡去找?

夢的另一境,有個聲音想跟大家說:「親愛的別為我悲傷,要祝福我,沒有痛苦的睡了不再醒來,這是多麼完美的死亡!」那個聲音這樣提醒著,一定得想辦法讓他們知道。
        進入夢裡的夢境,夢中夢?我輕輕走到父母床前,又走到其他家人面前,堅決告訴他們,我很好,不要哭泣,要祝福我,最後他們終於聽到了。

醒來,茫茫然,我是活著?還是死了?但願又死過一次,現在的我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這一夢想起那首『往生的祝福』,那是921地震那年,小姪女隨著罹難者往生,那陣子我也痛苦萬分,每每在車上播放著這片
CD,當時就靠它陪伴漫長一段時間,常常車子開著開著淚灑衣襟,當淚眼模糊了眼鏡,只得停了下來拭淚!

夢裡又怎能不讓愛我的家人哭泣?是何等殘忍的事!但又希望當我死去時,寧願家人是以祝福送我走,就如往生祝福的歌詞:  

當我為你  送行的這一刻  親友的哀傷  詠成驪歌

聲聲呼喚  句句都是祝福  往生的路上  風和日麗

你的音容  永留在我心中  往日的歡聚  恍如日昨

你的存在  沒有人能替代  遠離了紅塵  即是解脫

乘慈航  渡彼岸  南無阿彌陀佛

樂土來  樂土去  南無阿彌陀佛

種陰德  結功果  南無阿彌陀佛

求安樂  得安樂  南無阿彌陀佛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