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聯合新聞網刊登小慧姐的瀕死經驗,以前都是口述告訴人家小慧姐的瀕死經驗,既然有人寫得這麼完整 ( 已算完整,當然有些漏了或不便提及) ,當然是跟大家分享她的經驗。
        第一次聽小慧姐說她的瀕死經驗是2001年3月17日,參加一如精舍在高雄科工館辦的臨終關懷研討會,那天黃昏活動結束,小慧姐應恩師紀潔芳老師的邀約,在夕陽西下的科工館草皮,熱情的與我們分享她的瀕死經驗。
        這些年來,經由紀老師的生死學啟蒙,也進入生死學領域學習這方面的課程。就是聽小慧姊講瀕死經驗也有數次,漸漸解除對死亡的恐懼,加上趙可式老師曾經讓我們做死亡情境的練習,以及禪修上的禪坐,冥想練習,催眠治療等,死亡的神秘色彩淡了,對於能為人更加珍惜,相信人是有前世今生的,也認為每個人一生,必定有某些功課需要學習、完成的。
===========================================
        「看著那比太陽還強烈千萬倍的光,聽著美麗的樂音,身邊飄浮著各種顏色的布料,我起了個念頭:這裡這麼美,我要回來告訴大家。」就是這個念頭,讓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趙翠慧從瀕死經驗回到人間,巡迴全球演講至今,只為傳達這個訊息:無需恐懼死亡。
        據美國蓋洛普在一九九四年的調查,全美有百分之六人口、一千三百萬人曾有瀕死經驗,研究瀕死經驗的國際組織更分布數十國。然而在台灣,瀕死經驗多被認為怪力亂神,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雖曾在二○○三年出版「重新活回來」一書,收集八位台灣案主的故事,但出書後,許多當事人因受到家人、外界壓力,後來多不願曝光。  

脊椎 一路崩落碎散 
        趙翠慧可說是台灣極少數勇於分享瀕死經驗的人士。藉著述說經驗,她要說的更是自己對生死的體悟。 
        時間回到一九九九年,當時她已罹癌六年,一晚先生為她拔罐,她極感不適、昏睡過去,半夜兩次下床如廁,都看到自己從身體走出去,「交叉著腳、搖搖擺擺」,但她卻不覺害怕。早上八點多,趙翠慧經過浴室,赫然看見自己臉「腫得像豬頭」,高聲求救卻無人聽得見,回房後,立即癱倒,沒了氣息。  
        昏沉中,她只知道自己全身冰冷卻額頭滾燙,一直感到有股極大的力量,要從頭頂衝出去,同時感官變得異常敏銳,溫水對她有如沸騰,親友走路聲有如地震。最奇特的是,當親友將她放到床上時,她頓時覺得脊椎骨一路崩落碎散,然而旁人卻都看不見;而後,她眼淚鼻涕大量湧出,多到親友擦都來不及擦。  
 

遠方 光亮的大螢幕
        接下來,趙翠慧再度看到自己離開身體,全身透明,飄浮在空中,遠方有片無比光亮的大螢幕,底色五彩,但最主要的顏色是柔和的黃,強烈地吸引著她。「在那個情境中,自己是被愛、被接納的,我感到絕對的至福!」然而,「要回去告訴大家」的念頭生起,於是她深深吸了口氣,隨即沈沈睡去。 
        在現實中醒來後,趙翠慧這才知道自己「死了三小時」,而她第一句話竟是:「我要帶大家怎麼回去。」嚇壞身邊親友。  
 

病痛 全都消失無蹤
        「他們說我『死』時眼睛睜得老大望向遠方,其實我正看向那片大螢幕!」一位法師告訴她:「妳看到的景象,就是大藏經描寫的啊!到了天界,會有天衣天樂相迎。」
        經歷瀕死後,趙翠慧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變得無可救藥地正向,求知慾旺盛」。她開始沒日沒夜大量閱讀談生死的書,而且過目不忘。「我覺得自己變成一個好的感應器!」更妙的是,她過去種種病痛,全都消失無影無蹤。過去她看過的多位醫師,對此都無法解釋。
        她擔任起國際佛光會檀講師,巡迴全球訴說瀕死經驗,以及隨之而來的三大體悟:「淨化的真愛、真誠的助人、強烈的求知」,越講越發覺:「這不是我個人的經驗,聽眾和我一起被改變了!」每次講完,都有大批聽眾致謝,有的本來想自殺,有的困惱纏身,都因為她的演講而對生命有全新看法。
 

不怕 活著有力量
         「不要害怕死亡,它是生命中的一部分;當連死亡都不怕了,活著就會更有力量。」她笑稱自己現在「視死如歸」,「每分每秒都好好做事,每天都活得像活最後一天,任何時候就都走得不遺憾!」
        如今,趙翠慧除巡迴演講,並將重點延伸到臨終關懷,以及讓亡者親友「學會說再見」。她說,人們除了恐懼自己的死,更恐懼親友的死,「將死者都知道死本身很美,怕的是周遭親友不讓他走,反而讓死者不能解放重擔。」  
 

聯合新聞網  2007/05/30 07:10 記者:何定照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