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最熱門的媒體新聞就是「陳幸妤發飆,罵他公公沒有承擔,乾脆去自殺」的事件。打開電視,每一台都在重複報導這則新聞,看了讓人心煩,這是什麼樣的社會?這塊美麗的寶島已不再是淨土,早已被政治人物、媒體污染了!除了這樣的負面事件外,難道沒有其他正向的事情可以報導了嗎?這樣的新聞不斷呈現,對孩子的教育影響真是憂心。

媒體只是一味報導,沒有任何分析與評論,陳幸妤會有這樣的反應,背後所隱藏的問題被忽略了,只是看到她當下表現出來的情緒,而沒有注意到這是她的情緒管理,以及種種複雜因素造成他今天這個樣子。這樣的報導一點社會教育的功能都沒有,只是製造亂象。

很想問問這些媒體喜歡看笑話的記者,如果你們有陳幸妤的成長背景,有他所遭遇的家庭重大事件,在生命終有過這樣難以抹滅的經歷,還有每天要躲這些窮追不捨的媒體,情緒上能平靜嗎?如果沒有媒體的報導,她苦的時候頂多自己罵罵,發洩一下就過了,現在將之攤在檯面上,情何以堪!

媒體是社會事端的最差製造業,這話一點都不假,難怪我國中時的 國文 老師不當記者,寧願窩到山區來教書。記得以前修「傳播媒體與社會」課程,教我們的老師剛從美國來,年輕的她對當時台灣的電視媒體很感冒,認為不是好的社會教育,因此,常在課堂讓我們討論這類的事件。

當時電視新聞報導常出現暴力畫面,她每次上課都會跟我們討論,當時她做了一件事,就是要我們一起連署上書新聞局,請求好好約束媒體,盡到正向的社會教育責任。因為是修讀的學生發起全國連署,很快的在三台晚間新聞出現「從今天起,新聞節目不再出現暴力畫面」的報導。

我看到的還是資深新聞報導記者李四端的報導,報導後上課那天,大家都非常高興。只是就如老師說的「別太高興」,真的是這樣,沒有三天的好風景,過陣子又「死灰復燃」,且是越來越自由,沒有一些該有的約束。

這樣對孩子的教育能有什麼樣的正面效果?尤其電視媒體是最容易接觸的社會教育,也難怪當今的社會事如此混亂。

新聞自由換來的是感受到社會更沒有秩序,好像這個世界已經沉淪到不可以一樣,正向的好事不出現,專找社會教育負面的事件來報導。如果我是陳幸妤的話,我或許真正要罵的是記者媒體!「我家的事與你們這些記者何關?將心比心設身處地換個角色,你家見不得人的事願意讓人追著跑嗎?」

這哪有人身自由?生活自由?比狗仔隊還狗仔隊的,竟是這些正牌的記者們?常在媒體看到記者的發問讓人想揍他一拳,譬如人家家裡死了親人,或是親人遇上災厄,竟然問些白癡的問題,問人家難不難過,有什麼感想的?在那種時間點問這樣的問題,只能說這些記者素養差又白癡。如果是我可能會反問「你家死了人你難不難過?」

從以前的災難看媒體季悠肚子火,尤其那些格空喊話,根本沒有深入了解整體事件的媒體,一直都是不屑的。常告訴孩子要培養分析、判斷的能力,不能被媒體帶著走,因為這樣的事件,引發想把早年這裡發生災難後,因為媒體的未經查證的報導,讓居民所受到的委曲寫出來。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