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差點臨陣脫逃,期待五年的聚會,在最後卻感覺一點也提不起勁,心理想見大家卻又不想去面對,不願讓大家看見我的憂傷,雖然在歡樂下沒有人會發現,心靈受傷是很難被察覺的,心裡上卻還是有些許的不安與焦慮。

之前鼓勵他人一定要來,這樣的情緣是三世因緣,總不能最後是這樣的,且當天還有個任務在,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出現在眾人面前。還是有遺憾,有些人臨時有事缺席,有些人是一開始就打算跟大家切割,打心裡不願出來聚會,能珍惜的人總是珍惜這樣的緣分,有些人是有心理、面具情結,不想在這樣的場合見大家,或許也有人根本不重視這段得來不易的因緣。

憂傷與悲哀都可以短暫被拋離,還是愉快的跟大家聚會。感受到這一趟是值得的,讓我們重回那種患難與共的歲月,有歡樂的笑聲,也有痛苦的煎熬,走過來的人感受到沒有白走一回,因為我們在這裡獲得的能量,才能讓自己在面對生命重大事件時能承受下來。

更感動的是師長們對我們這一班的肯定,原來我們給人的感覺是最好的,現任所長對我們的喜愛,還有幾位老師對我們的肯定,讓我們感動。已經從院長升任教務長的所長願意跟我們聚會,還高興的送了每個人六本書,有五期剛集冊成書的生死學研究期刊,以及個人的論文集,讓這一次的聚會充滿了歡樂的收獲。

尤其一進教務處,看到開師父親自在那把書裝袋,準備送我們,心裡頭的感動無法言喻!幾個同學幫忙拆書、裝書,我們來得正是時候,幾大箱的書都還未拆封,拆開被搬走二十幾套。同學說開師父知道我們畢了業不讀書,所以送我們這些書,是要我們好好讀書的,其實是那種關愛讓我們感動,這是這一天最好的禮物。

從吃過中餐送開師父回學校後,開師父趕著去上他的英文課,我們幾個人就在校園回憶那段假日讀書的日子,回憶校園的點點滴滴,喜歡雲水居,射姑貓(藐姑射)的一景一物,中庭的草皮、綠竹、柳樹還是那麼幽靜存在著。

感謝雲水居餐廳的老闆讓我們進去坐下來聊天,以前上完最後一堂課在這裡悠閒用晚餐的情景乍現眼前。望向中庭的翠綠草皮跟綠竹、柳樹相映,突然發現一隻小黑狗跟麻雀追逐,一隻麻雀就這樣被刁著,這下讓超有愛心的玉去解救那隻麻雀,最後是用一顆要給lily吃的鵝蛋換下麻雀,還把蛋殼剝得很乾淨,怕小黑噎著。雖然最後不知那隻受傷麻雀的去向,下課時間要去跟開師父說再見,不見他在教室裡頭,卻也結束最感人的聚會。

回程的中二高烏雲密佈,下起陣陣的大雨,過了竹山往南投方向,地上是乾的,雨只下在雲嘉地區。那年夏天這個時候,也是去上開師父的英文課,每次下課回家也是這樣的情景,五年後再遇上這同樣的豪雨,心裡的感覺有所不同,好想說我是從那片烏雲過來的。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