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錯過一場感人的婚禮,之前還記得要與大家相約前往,時間逼近卻遺忘了這事,那天去接大外甥女回來,打開電視看到婚禮的新聞報導,才驚覺自己竟然忘了這一天,錯過身歷其境的感人畫面,只能聽他人轉述。

        從那天後,一直想寫點感言的,雖然沒有去參加這場婚禮,還是衷心祝福他們的愛直到永遠。我不是如效智說的,淑宜的朋友沒有辦法接受,所以沒有參加這場婚禮。
        不是無法接受另一個人取代這個位置,而是需要更長一點的時間。之前或許這樣,曾經懷疑什麼是永恆的愛情,覺得淑宜離開不到三年,怎麼這麼快又決定跟另一個人攜手人生?但是,後來又覺得這可能是淑宜希望的,她冥冥中牽引的,她不希望效智的愛就這樣停頓,他有能力去愛玉欣,這是天主給他的另一項生命功課,淑宜的精神會陪伴著他,直到永遠。
        我們只是還未轉化淑宜留在人間的愛,或許心理上還未能全然接受,時間還沒有沖淡前一幕感人至深的愛情,畢竟那曾經刻畫人心的經歷。效智本人則比我們更早走出傷痛,他要去完成淑宜對人間的愛,我們卻仍停留緬懷淑宜的人間畫面,還沒超脫更高的靈性,時間會讓我們肯定他的抉擇。

        對於玉欣能擁有這樣的愛,還是為她感到高興的,這讓她的生命點綴得更完美,她的生命也將會是更完整的。因為她擁有了一個「至死方休」的愛情,她可以安心的把自己交付給效智,因為他仍然會像對待淑宜一樣,照顧她到生命最終的那一刻。

        不知道別人如何看待這場婚禮,看待這場愛情的。我想讓人深深感動是效智對感情的態度,對愛情的「致死方休」態度,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真」。如果要談倫理教育,談兩性教育,他可以大聲的談得理直氣壯,可以讓人更放心,因為他是以身試法,是以「身教」教育大家,教育他的子女。

        在當今倫理道德被淹沒的世代,能從真實人生看到超高的人格,看到對感情的超然態度,不以個人利益考量,而是散發出超越世俗的「愛」人能力,對效智只有欽然的感佩,他做得到的,能至死保持同樣心情,我未必保證能做得這樣的盡善盡美,雖然在生命裡也已植入這樣的信念,堅守這樣的感情態度,既然做了選擇就要陪伴到死的那一天。

        很喜歡天主教的教堂婚禮,其實是那誓約讓人感動,「你願意…並許下在任何環境中,一生敬愛他、忠於他?」在婚姻中,這是非常重要的步驟,愛是要心甘情願,不是要求對方,是要自己用心的付出。

        「…無論環境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賤,是康健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要支持對方,愛護對方,與對方同甘共苦,攜手共建美滿家庭,直到離世的那天」。每次聽到會有深深的感動,這是至死方休的誓約,代表彼此間承諾、責任、保障的開始,相對地,代表雙方共同努力維持婚姻品質的決心。

        效智對待淑宜的態度,真正體現天主教的婚禮誓約,相信他對待玉欣依然會堅持這樣的信約,照顧她直到離世的那一天。玉欣能遇上這樣一個人,是她用心對待生命獲得的最大回報,因為對自己的不棄,方能擁有圓滿的人生。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