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感覺特別焦慮,面對不確定的未知,面對生命的意義感,感受人性世界被侵蝕、被拋的無助,心理引發更大的不確定感。

       不知是存有?亦或非存有?明知可以是存有,也可能剎那變成非存有,這樣的未知是無常,只是,又不願真的發生,總是,抱著一種正向希望,但這正像真的能實現?就是未知才引發焦慮。

       只要拋下『我』,不去思考『我』的存有,每天活在「當下」很充實,生活忙碌,當下也很有意義。只是,把「自我」拉近來,會去思考所學為何?還是沒能真正拋下罩在外面的面具,還是無法坦然適應回歸到『無』的狀態。

        曾經擁有的一切不在,那層面紗扯下後,角色、身分只是過往,想要完全回歸到先前的一無所有,似乎也是人生的另一種挑戰。

         雖然都是自己的選擇,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接受,心理的焦慮更是,會頓然有無意義的無助,對未來的不確定焦慮。

        仔細思量也是庸人自擾,眼前的單純生活也不是不好,生活雖然忙碌,但是時間是自我控制的,工作效率可以減少時間的支出,等存夠一筆旅費,不忙時也可以去旅行,這也是很美的事。

       但是,生命卻沒有這麼簡單,會想到所學難道就這樣棄之,當初的社會責任宏願在哪裡?此時,想到與他人、與社會的關係,面皮焦慮來作怪,想不去理會卻又做不到,又是另一個『我』在作祟,想要有一番作為?

       焦慮會是毀滅,也是生命的助力,是阻力、毀滅?還是助力?是存有,也是非存有的問題,突然,更能體會IKE為何總存在焦慮,焦慮的不確定感著實讓人不知所措。

        對我,焦慮的意義又是什麼?思考前進,後退,還是安於現狀,順其自然發展,不確定,未知,不都是存有,非存有。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