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一直在尋找朱宗慶這篇演講內容。
有幾個朋友正處於生命的苦難,情緒陷入低潮。突然讓我想起朱宗慶提到這樣的生命經驗,除此,還想起Frankl也提過一個案例,有一天深夜接到一位婦女表明要自殺的電話,當時Frankl用他知道的所有理論勸她不要自殺。後來,這位婦人告訴他,那天沒有自殺並不是他的理論,而是在深夜還有人願意聽她說話,這讓她感到這個世界還有溫暖,還值得她活下去。
秋天是憂鬱的季節,想以這篇內容告訴我所有的朋友,我隨時在這裡守護你,為你standby。記得當你跳不出當下的苦時,千萬別想不開或悶著,發出訊息來,就算我再怎麼忙,記得我還是一直陪伴著你,傾聽你心靈的聲音。

朱宗慶演講~
有人為我standby嗎?或我有為別人standby嗎?
或許是個性觀念使然,我幾乎不易有遺憾,但終究還是留下了一個真正的遺憾… 
        我有個高中死黨,隨先生遠赴美國攻讀學位,因為雙方忙碌之故,逐漸聯繫減少了,後來她搬家,卻沒通知所有在台的朋友,宜蘭老家的電話又換局碼,我與她便暫時斷了訊!
        由於彼此的友情信心夠,想她回國就會來找我們,並未認真放心上!
        直到我的電話得換號,怕與她失聯,便想辦法繞了許多路,查出她娘家的電話。電話接通,才剛表明身份,她的媽媽便在那端哽咽起來,說她三年前剛畢業時,因在美國過度節省與用功,肝硬化去逝了。在女兒最後昏迷的時候,她曾慌亂地找尋我們的聯絡資料,沒有成功…
這個媽媽肝腸寸斷地在電話中自責,當時沒讓她知道,不用那麼省,每天罐頭泡麵果腹,不用為了壓縮留學時間省經費,將3年的課趕在2年完成…
        家裡早就準備兩百萬,隨時要當她後盾,早先沒告訴她,是想等她需要了再說的…
        我心想,我從來不知道她在異鄉是這樣過的,就算她家中沒有準備,我們幾個朋友幫忙想辦法,總可以讓她過得正常一點吧!
        我們(好友們&她父母)都在standby,但忘了清楚提醒她,忘了她是過度有韌性的人,她遇到困難,肯定難得求援!未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訴她:“嗨,我們在這裡standby!”
        從高中同寢室起,她就很省,總以為家裡的錢,是要留給不善念書的男孩;室友們不得不常運用,她不忍心讓大家不捨及害怕嘮叨的個性,強迫她平衡飲食與作息!
        但她畢竟忘了我們的standby!
        有些呆滯的我,沒了平時安慰的水準,這位傷心的媽媽在四十多分鐘裡重歷了煎熬,純哭泣的時間超過一半!
        一知情卻落差了三年,使我連在空中向她抱怨:“妳不知道我們在這裡嗎?”的機會都沒有。有嚴重的荒謬、不真實感!覺得自己竟然連跟她說再見都沒有!成了我的遺憾!
        我有許多朋友願意standby,讓我感覺非常好!比如說:我生病時,我的同學Betty除了探訪外,也告訴我:有需要就打電話給她!然後每一陣子便看看我的狀況,推薦有利於健康的方法。我會感覺到她總是在那兒,也總是有回應!她以行動發出溫婉的訊息standby!

以前就很喜歡一句話
“山在!樹在!我在!大地在!”(似乎是張曉風的句子) 
它常常讓我感覺自己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紮實,對朋友敢有守護的力量!
我現在遇到處於壓力或低潮期的好友,也趕緊告知:
you can call me anytime!
我永遠都在這, 只要你需要我...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