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連續面對兩起事件,歸納起來都是立場和利益的問題,都是別人的事,我只是不小心沾了個莫名的際遇。
昨晚睡覺前,突然接到國中時期老師的電話,他正來到村子裡一位同學的家裡。照理說接到這樣的電話理應高興!他是我最敬重,也是影響我至深的恩師,他要求我很嚴格,最了解、鼓勵我讀高中的人。那時候,他希望我讀高中,還要幫我找免費補習的老師,希望未來能順利考上大學,走我想走的路。在當時,在他眼裡的我也算是個才女。
     那通電話,因為是扯上總統選舉這件事,我的心涼了一半。禮貌上又得勉為其難應答,說實在的,自己都覺得好彆扭,好虛假,只差沒脫口而出,告訴他不要跟我談選舉這件事!如果只是一般性互動,我想這通電話會讓我帶著甜蜜入睡,但是,扯上我最排斥的選舉,實在提不起勁,反而影響好心情。
說過我不喜歡現在的政客,為了選舉耍花招、玩花樣,到處揭人瘡疤,把人家祖宗八代的事全挖出來,請問民主國家的美國,總統選舉有這樣嗎?我們光有民主的口號,卻儘做些非道德的,非理性的選舉花招,這是民主選舉應有的選舉風度嗎?對這樣反覆出現的選舉文化,已是徹底痛心。我心中自有一把尺,該選什麼樣的人自有抉擇。
     有些候選人談的不是如何讓國家強盛起來,如何讓老百姓的生活更好,讓百姓共享未來的利益。而是每天想盡辦法批鬥對手,最好把對手鬥臭鬥死,這跟共產黨的鬥爭有何不同,這樣的選舉還談什麼民主,簡直是愚民,利用老百姓善良的人性,進行思想改造達到目的!
     最近,看到新加坡這個沒有入聯合國的國家,還有回歸中國大陸的香港,把盈餘拿出來分配給人民,看了不只是感動,還讓人羨慕。就是屬於台灣一部分的金門縣,都有辦法把縣庫收入的盈餘與縣民共享,這才是百姓要的政府,而不是讓百姓生活更苦的政府。
多數的政客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前頭,無法真正設身處地站在百姓立場,當自己的利益被瓜分甚或即將消逝前,目的只在鞏固自身利益、權勢,而不是真心在為老百姓著想,而是充分利用老百姓的單純。所以我不說這些人是政治家,是因為他們還沒資格被稱為政治家。
這都是立場與利益的關係,真能為大眾利益,犧牲自我利益的政治家不是已經死了,就是躲在亂世的小角落,默默做該做的事,盡自己的一份心讓社會更美好!每個人所持立場不同,要的東西也不同,立場不同,必然跟利益、權勢有關的也會出現問題。
早上大清早接到好友的簡訊,要我提防一位平時很敬重的長輩,怕我不小心被利用!心裡想,難道又跟選舉有關?捱到中午還是撥了電話探個究竟,原來是因為前幾天寫到桃芝風災的事,為了確定時間,曾問好友確切的時間,那時提到這位長輩。好友為了這事,猶豫好幾天,今天,終於忍不住大清早傳了這簡訊來。
問清楚發生什麼事,原來是災後雙方存在的一些疙瘩,讓好友認為這位長輩的為人要小心。為此提醒我是好事,不過站在我這第三者的立場,覺得根本不是大事,只是每個人有不同立場,或許這長輩當初是一片好意,後來沒有這麼做,卻另覓一條路,尋找另一個辦法,讓好友有二度傷害的不舒服感。
歸究分析,或許也是名與利之爭的問題。一方不想被利用,屆時連個名字都不在上面,另一方則是在多條管道上尋找機會,這條路行不通,還有別條路,最後其實也做成了這件事。在這長輩的想法,相信是站在地方的共同利益,好大喜功,具領導號召能力,出鋒頭是他的人格特質,站在第三者立場,這或許不是利用的問題,當然,好友最後也沒被利用。
在這位長輩眼裡,或許早忘了這件事,但對好友來說,卻是耿耿於懷,因為也是受難家屬之一,看著已故親人,被拿來炒作利用,心裡頭其實並不好受。站在雙方立場,根本沒有對錯,只是立場不同。
從這兩件事看來,不免想到台灣的教育問題,缺乏邏輯思考,推理分析的能力,眼光比較侷限在狹隘的範圍,看事情的面不夠寬廣。這或許也是被愚弄利用的敗筆,每次選舉,似乎又再看到這樣的問題,我們現在要當世界公民,要當地球的公民,不應是閉關自守,而是要以更寬闊的心胸接受未來的改變。
如果懂得蝴蝶效應,自然知道不是我關起門來就沒事。未來的公民,不再是單一生存在某個國家,跟世界各地還是必須交流,站在互利原則交流,讓生活更宏觀面,讓每個人的生活品質更提升,讓社會和諧發展,每個人有共享利益的一天,這才是未來要追求的理想吧!

    全站熱搜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